十年

Comments Off on 十年

两周前和老爸打电话,说了半个小时,老爸突然说累了,没有力气说话了,下次再聊吧。放下电话,有些黯然。和老婆聊天说起。终于还是决定回国一次,陪一陪老爸。

回国的日子确定了,机票已经买了,签证正在办理,希望不要被拒。申请时翻出我旧的护照,才发现,距离上一次拿签证,正好是十年。

时间是不均衡的。人越是长大,时间流逝的速度就越快,至少在感觉上是如此。回头看,十年宛如昨日,往前看,自己却也没有几个十年剩下来了。有时候想,如果老爸没有了,我怎么办?老爸虽然很烦,麻烦不少,然而有他在,感觉到一种自然和安定。一旦想到老爸不在了,心里有一种恐慌。因为接下来的,就是我了。我一直以为我做好了心理准备,然而我发现我好像并没有。

我对哲学的喜爱是来自于大学里读到的一本书《死的哲学》,开篇第一句话就是:人如果永恒,那么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意义,因为如果拥有永恒的时间,你也就有了永恒的资源。当永恒变成有限,其取舍就有了偏重,所以,是死亡赋予了生命意义。讨论死亡,其实是讨论活着的意义。而活着,就是取舍,不断的做选择题。

大二的时候读到这本书,大三的时候又重新读了一遍。然而这本书却并没有告诉我如何取舍,如何选择。而直到今天,我仍然在摸索如何选择,如何取舍。

基督说,选择上帝,你就选择了一切,God has a plan for you;佛说,好好做题,但是选了就放下,了了有何不了;道德经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选啥都没有关系。爷爷奶奶老爸老妈说:“好好学习”,祖国说:五讲四美三热爱,做四有青年。到了美国,犹如进了菜市场,大家都在推销,没有人和你说话。终于有一天,惜惜秀秀来了,我说:希望你幸福!

要幸福,首先要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而后要有能力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最后要能够真的得到。幸福是建立在独立的人格,独立的经济能力,独立的思考,和不懈的努力之上的。幸福首先是一种积极的生活态度,而后是一种积极行动。幸福是一个动词,而不是名词。幸福是一个变量,犹如“流水”,犹如“时间”。一旦静止,则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最近在看的一本书《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触摸到我这种感受:FLOW,大概接近于我的这种感受

不知道老家过去十年里有多少变化?这次回来的时间不长,前后12天。准备在老家呆一周左右。其余的时间在武汉,因为我大姑妈和三姑妈一家都这这里。也应该会和武汉的同学聚聚。我会去书店逛逛,去咖啡店坐坐,或者,去菜市场发呆。如果有机会,也想去学校走走,最好能够坐下来,听一堂课。没有计划外出。

我曾经说过,离开自己熟悉的环境,人看到的其实是自己。我想看看我这十年有没有变化。我希望我还是十年前的我,也希望我能够更从容一些,更安静一些。

写了些文字,心里觉得安定好多。也许,这也是十年的变化之一。

上了四天课

Comments Off on 上了四天课

过去几天在上课,学的是如何破解诸如监视器,router,个人云端存储器之类的IoT的东西,感触良多。

首先是好久没有这么不理会公司的事情,专心学点东西了。好久没有这种学到新东西的感觉了,实在是想念。我继而想到,“想念”的背后,其本质是一种充实的感觉 — 或者,所有的想念,无论是对人,对事,其根源,都是一种充实的东西吧。没有人会去想念某段无聊的时光。即便是想念和朋友打游戏,也是一种精神上的享受。

其次是感悟良师的重要性。四天的课程,内容非常庞杂。从底层的内核构造,到硬件和软件的接触面,到电路图的阅读,到电路板的构成,到如何识别核心电子元件,到抽取核心数据,到如何利用额外设备去读取启动流程,截断流程,强行改变流程,注入数据,最后达到获取root权限的目的。间杂讲一些趣闻,诸如当年他应邀去做安全顾问,他和他的小组如何从监视器开始,到最后拿到公司所有人的工资表;如何偶尔发现某个元件有问题,最后可以随意访问整个纽约州所有有同一种型号的router的人的内部网络。问题在于,这些“趣闻”,并非道听途说,而是他自己亲手做出来的。其中的具体的破解细节和他课堂上讲到的殊无二致。听这些故事,我更能够体会到课堂上讲的,有时候也许就是一两句话带过,但是我能够感觉到他当年投入的巨大的精力。课后和同事聊天,才知道此人是行业里的名人,不过极其低调,只写过一本书 —- 刚好就是我放在桌子上的参考书。我是事后才知道,否则就要他给我签个名了。

良师的好处,在于能够融汇贯通,能够恰到好处的把要点串联到一起,能够从芬芜复杂的知识体系中找到某种技能需要的知识要点,又能够提供某种深入的讲解,让学的人能够理解,也有足够的空白去自己思考和拓展。四天的时间很短,但是我感觉已经入门了。有了清晰的路径。剩下的,是自己的不断的练习,巩固。

最后,则是感悟到需要感谢公司。我一直说,公司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的第一个作用–或者说好处,就是提供了正常情况下个人无法得到的资源。无论是自己接触到的项目,还是系统提供的培训。所以,个人在选择工作的时候,除了收入,能够得到新的系统资源也应该是要仔细考虑的因素。

培训结束了,日子回到正常,工作继续,学习也要继续。偶尔和老板聊起,才知道,原来公司付出的代价是每个人五千美元,外加旅行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