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远的财务计划和生活的心态

Comments Off on 长远的财务计划和生活的心态

按照Fernando的建议,长远的财务计划就是还清债务,分流好收入,401K,教育基金,IRA,都存到极限,剩下的就是生活开销: 把剩下的钱全部花掉。

对于这些建议,我自己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想,也许归根到底,我的问题根源是对未来的心态,而不是收入本身。更准确的说,是一种在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的时候的心态。

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我想,如果一定要描述的话,它更像是人行走在一个狭长的巷子里。两边是无限的高墙,没有攀援的可能,日光,或者是月光,或者是灯光,是昏暗的,路并非看不清,但是一定不会很清晰。前面并非一片漆黑,然而注定不会无限光明。而走着走着,你会碰见一个岔道,也许是二岔口,也许是三岔口。然而面临的选择绝不会太多。从岔道口看过去,所有的岔道都是漆黑而幽深,都冒着丝丝的凉气。岔道当然是有名字的,但是无论岔道口的标题上写着什么,无论是Google,Facebook,或者是不知名的地标,在这种绝对可以阻隔视线的黑暗面前,其实都显得无力和惨白。你看不见未来,也无法彻底掌控未来,你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岔道后面其实不过是另外一个巷子,巷子仍旧狭小,仍旧有着两堵无法逾越的高墙,而这个岔道也远远不是终点。岔道之后仍旧有岔道,犹如迷宫,犹如一个Fractal。而你经常是被迫的急促的需要做出决定,你的时间,也仅仅是在起步抬腿的下一步。生命也许很长,然而做出这个选择的时间却不由我们控制。

你这个时候的心态,是恐惧?还是期盼?是拒绝?还是拥抱?是犹豫?还是决然?而回头看看刚刚走做的巷子,你是是将昨天看成了无痕的春梦?还是拖着自己的历史前行?

我应该相信世界不应该如此压抑,色彩也不应该如此单调,选择也不应该如此之少。然而现实的确如此。每个人都肩负着责任,遵守着道德,履行着义务,同时又被各种欲望所驱使。有意或者无意识中,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会触及的底线和不愿面对的艰辛。然而我们又有无尽的欲望和无法克制的本能。世界是唯物的,然而人关心的不是那个外在的物理的世界,而是自己的大脑中的映射,这种映射本身,让一切的唯物变成了唯心。这堵墙可以不存在,然而它必须存在,因为它在约束我们的时候,也指引了我们,定义了我们。

回到讨论的起点,我如何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是坦然的花光我应该花光的钱,无有一丝牵挂?还是有所保留?

今天的我没有答案,我暂时还无法做到无所畏惧,我知道我不会贪婪,但是我无法卸下我的责任,我仍旧会带着我的枷锁前行,我仍旧没有彻底放下。

处理掉的名片

Comments Off on 处理掉的名片

我一直都保留着一堆原来REDHAT的名片。有两套,一套写着QE,一套写着Sr QE RHCE。留着这些,算是一种缅怀,也是一种自我的骄傲。

但是昨天晚上我基本上都扔掉了,只留下了几张作为以后的纪念。我开始逐渐理解到,我不需要背负这种历史的包袱。我也许会感到自豪,但是过分的自豪会变成一种自傲,而后变成一种骄傲,而后变成一种无理性的偏执。

我需要继续前行,如同一个刚刚进入公司,刚刚进入社会,甚或一个刚刚进入行业的新人,去满怀热情和希望的面对这个并非美丽的世界。

— 这种反思来自于这几天和老板的不愉快,我原来大部分的设计都会推翻了,或者看起来是准备要被推翻了。犹如一种重演的历史。我反思,是因为我不想用负面的情绪去面对这些,事情也许会不一样,也许不会和我想象的不同,重要的是我自己需要保持诚实和虚心的态度。生活是我自己的,事业也是我自己的,没有人可以拿走,也只有我自己才能改变。

有所迷失

Comments Off on 有所迷失

Eric走掉了,我突然有些迷失,有些无所适从。或者说,有些处于真空状态。不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做,而是不知道别人需要什么。更准确的说,我原来的老板的老板现在是我的老板,我有些不清楚如何和他打交道,不知道他需要什么样的结果,不知道他如何衡量我的工作。

没有这些资料,我无从计划和安排。也许是时间和他好好谈一谈了。

由此延伸开来的,则是如何安排和领导一个方面的工作,如何安排和领导一个部门的工作,而再往上,则是如何安排一个公司的成长。

其实事情都不难,我也知道如何将一个概念性的,指导性的,原则性的口号,变成具有可执行性的,具体的行动步骤。我需要的只是两个:口号,和对我的执行方案的讨论,及最后的认可。

衡量一个领导的好坏就只需要看看这个人能否正确把握部门的方向,正确的制定方向性和阶段性的目标 — 为手下的每个人。

散掉的宴席

Comments Off on 散掉的宴席

我的manager昨天下午突然开了一个临时会议,宣布说他要离开去加入一个start up了。

Eric 是一个不错的manager — 我太想用“老板”这个单词。因为他平时更像是一个朋友而不是一个老板。更多的请求而不是命令。更多的是帮助而不是管理。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性格。而更特别的 是,Eric在成为我的manager之前和之后,始终如一,没有什么变化。

在Eric的手下,我可以专心于技术,可以专心写点程序,有时间可以思考,可以设计,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去安排,计划,并且实施。我等于是在他的保护伞下面舒舒服服的生活一段时间。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正如我一直说的:又开始的必定有结束

有点失望和新的戒条

Comments Off on 有点失望和新的戒条

昨天周五,拿了半天的PTO,然后去看了两场电影,一场是和Chris,看完之后觉得时间还早,一个人又半路溜到电影院看了另外一场。

回到家,是老婆的冷脸。

心里有一种失望,这是过去几年里面我第二次这么做,也是第二次看到老婆的冷脸了。我想,只要老婆还在,我不打算一个人去看电影了,这算是一个新的戒条吧。

所谓戒者,及非戒,亦非非戒 — 戒不是目的,仅仅是手段,让自己有所约束。不是因为看电影是错的,而是因为如此容易引起不必要的矛盾。既然不能改变别人,那么就从改变自己开始吧。

暂别了,我亲爱的电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