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年中的时候,我同父异母的弟弟问我到美国读书的意见。我表示赞成,然而思考却突然卡壳。我无法解释为什么有些人读了硕士,但是还不如一个本科,而更普遍的是博士生出来写程序还比不过一个有了几年经验的程序员。我一向是个思考很慢的人。这个问题让我纠结了六个月,到今天才算是有了半个答案。

扯得远一点,老话说,“做事就是做人” — 简单来说,我的答案也就是这句话。

大学毕业了,同班同学拿到的都是一样的毕业证,除了名字不同。然而,是否每个学生经历的都是同样四年?自然不是,四年中,有人读了书,有人谈了情,还有的游戏人生。。。每次的作业,有人做了,有人抄了;每节课,有人去了,有人逃了;虽然大家同班,甚或同寝室,但是有人认真思考了,有人蒙混过关了。。。作为结果,大家拿到的是同样的文凭。然而作为过程,每个人又不尽相同。我们可以说是人熬过了四年,又何尝不可以说是人被事情“熬”了四年?四年中的每一件事情,都是对人的折磨,或者换一个说法,是一个对人的改变。

延伸开来,世界上并不存在一个抽象的“做人”的过程,所有的所谓的“做人”,都是一个人在面对一件事情的具体的反应。这种具体的反应里面,自然而然的包含了人的性格,价值观,感情,和建立在个人的知识,能力之上的个人的思考。做事与做人,互为表里,本来就不可分割。

回到我弟弟问我的问题。为什么有人学位高而能力低?为什么有的人的书白读了?因为有些人并不了解本科,硕士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在我看来,本科学的是运用工具,了解工具背后的理论,解决具体问题。硕士学的是运用理论,用理论解决具体问题背后抽象出来的–有时候是升华出来的–理论问题。等到了博士,也许是创造理论了–不到这个位置,我只能猜猜了。简而言之,本科学的是解决一个具体问题,硕士学的是解决这一类的问题,博士我不知道。

所以,我对我弟弟的回答是:如果硕士仍旧用的是本科的思维去面对和处理问题,他永远也无法成为一个合格的硕士。

要改变一个人,需要让他去做事 — 通过挑选一个正确的过程,去改变–改造一个人。中国的刑罚中的“劳改”在哲学上没有错误,然而在方法上错了。不是因为通过做事改造不了人,而是简单的体力劳动改造不了复杂的思维。只有通过复杂设计的劳动,未必是体力劳动,才能改造一个人的思想。

还有一句俗话: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同样没有大错。一个人,如果是在管理的位置上,他面对的事情就是协调管理,资源匹配。他的行为思考必然的被这些事情所改变。这种认识让我了解到两个东西:一个有经验的管理者,一般都会比一个高学历,但是没有管理经验的人要更加称职,另一方面,把我,或者任何人放到这个位置上,经过一段时间,其实都是可以胜任的 — 也许并非杰出,但是只要不笨,胜任并不难。

如果对现状不够满意,人如何才能改变自己?简单的答案就是:去做事。去主动面对一些事情,去主动经历,体验 — 做事就是做人,或者换个说法:做事就是在改变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