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自己的信仰

Comments Off on 我们自己的信仰

小时候的教育让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唯物主义者。这么多年后,最近又看完了《论语》和老子的一些书,才知道我自己不是。不仅仅我自己不是,我们中国人传统上都不是。

我们的信仰,简而言之就是“天”,换而言之则是“道”。这个“道”,是《道德经》里面的道。是“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道。这里的自然,不是唯物主义的“物质世界”,也不是自然科学的自然。这里的“自然”,是“自然而然”的自然,是规律的本身。这里的“天”,和神,佛,先知,上帝没有任何的关系。它更多的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的天,“民以食为天”的天,是最接近于“道”的存在。勉强可以说是“道”的具体体现之一,因为“道”本身“恍兮惚兮”,无迹可寻,“天”则是有迹可循的“道”,而“地”,则勉强可以说成是我们这个世界,包括了物质和精神世界。

我们的文化,是无宗教的文化。我们的文化里面会经常提到万物皆有神,但是我们的所有的神,从来都不是“人”的主宰。从精卫填海,到大闹天宫,我们的传统故事里面充满了和神斗争的故事。而对人自身的尊重始终是故事的起点和终点。

相信有“天”,所以相信有“命”,然而我们不是宿命论。《论语》的最后一章“尧曰”说:“孔子曰,不知命,无以为君子”。这里的“命”,不是西方宗教里面的“God has a plan for you”,而是本源规律所带来的趋势。这种趋势,可以说是物理化学生物等等自然规律,也可以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历史规律,更可以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社会规律。孔子的“知命”,是对知识分子的最高要求。一个“君子”,不仅仅是了解自然人文, 更是外知人,内知己。不仅仅是书本上的知道,更是身体力行的

命之外,还有“数”。“数”,可增不可减,可顺不可逆,可进不可退。比如年龄,比如阅历,比如一个人的习性,甚或偏好,偏见。个人有个人的“数”,群体有群体的“数”,乃至于民族,国家都有自己的”数”。“命”不是宿命,然而可以是宿命。要改“命”,则需要改“数”。命之所以可以是宿命,是因为“数”难改。有多少人可以做到戒烟?(俺做到了)有多少人可以改变自己的惰性?有多少人可以改变自己的偏见?— 我从女儿身上学到的一点是:有了女儿之后,我才意识到我自己的心胸的狭窄。很多和女儿的冲突,其实不是原则的对和错,而是我容不下另外一个价值观,即便这个价值观来自于我女儿。所以我学着改变,学着反省自己。现在的我,已经和没有女儿之前的我有很多不同。这种改变,也可以看成是“数”的改变之一。我相信很多人在有了小孩之后的命运的变化,都是这种“数”的变化的结果。而相反,如果没有“数”的改变,则只能落入“宿命” — 只能随波逐流,混混沌沌一生了。如果有幸生在好时代,那么人就不那么糟糕,如果不幸在乱世,只怕不如太平犬了。

不是唯物主义者,不等于是唯心主义者。这两者从来都不是对立的,虽然马克思同志这么认为。以我自己的理解,社会上很多东西,并非是物质和意识彻底分开的。诸如股市的涨幅,人心的向背。这些无法用简单的物理规律来描述,也并非所谓的统筹博弈的结果。而是经济的自然规律,外加上人性的趋利避害,和信息的不对等交流所形成的“混沌”体系。这种体系,不是简单的唯物的,也不是简单的唯心的。但是它一定是某种科学的,或者说,可以通过科学的方式去了解的。我不是唯物主义者,但是我一定是个科学主义者。科学,就是怀疑一切,在怀疑的基础上,论证一切,而在论证的基础上相信,而后周而复始。

这些文字,算是对自己过去一年读书的交代吧

Advertisements

我之轮回

Comments Off on 我之轮回

前段时间老爸突然胃穿孔,后来说是十二指肠溃疡,住院了,在医院折腾了两个星期。上个星期出院了,昨天打电话给他,听起来恢复得很好。算算银子,我一共寄过去了三千美元。因为老爸没钱,所以我出是理所当然的。

年头的时候老爸觉得自己心脏不好,到武汉做了彻底检查,一度说要做心脏搭桥手术,微信上通知我说需要我准备两万到三万人民币,因为老爸没钱,所以我出是理所当然的。最后检查出来没有什么大问题,只是人需要好好休息,疗养疗养。我一共寄过去了两千美元。

我总觉得自己平时不能侍奉老爸,十年没有回去看望过他,一直都很内疚,所以每个月都会给老爸一千人民币的生活费。加上老爸自己的退休工资,希望他能够日子宽松一些。但是是否老爸的日子真的宽松了,不得而知。

再往前,老爸要还高利贷,还五六张信用卡欠费,给老爸几年中陆陆续续大概寄了两万美元,因为老爸没钱,所以我还是理所当然的。。。再往前,仍旧是老爸没钱,一切都是我理所当然应该做的。我已经不知道一共寄了多少钱了。每次都是我应该做的,别人没有办法。而我自己,也是每次都感到这是我的责任,每次都感到内疚。

这是一个几十年如一日的轮回,我至今都没有跳出。这个巨大而复杂的轮回,有老爸自己的原因,有社会的原因,有我们自己的传统文化的原因。我几乎已经失去了对抗它的勇气。唯一希望的是它快点过去。而事实上,我心里也清楚,它永远都不会。因为这一切的根源,其实主要是我,而不是别人。

和老婆刚刚接触的时候,我告诉她说,我是个奇怪的动物。任何人,只要我和对方接触了一段时间,我就会觉得我欠对方的,不由自主的希望对方不要受到任何伤害,不由自主的认可对方拥有对我的权利。我开玩笑说我上辈子一定是个杀人如麻的恶棍,有反人类罪,所以这辈子我欠所有人的。

我逐渐能够看清缠绕在我身上的轮回,我也在试图跳出这个轮回 —- 跳出轮回不是去逃避自己的责任,而是从心境上超脱,不再被迷惑;不是抛却自己的感情,而是不为感情所困,特别是不会被道德绑架;更不是跳出三界外,而是在世俗中感悟,更清晰的看到自己。

超脱轮回,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学会一种冷酷,一种对待天下人如自己的子女,同时能够对自己的子女如天下人一般的冷酷。因果循环,天道不爽。每个人终究是要为自己负责任的,这是自然规律。对子女溺爱的后果,就是在我老的时候,子女仍旧对我有索而无报。同样的,对老爸无限的退让,并不会让老爸学会自我理财和自我控制欲望。总有一天,我会力有所不逮,而老爸也并非一定能安详天年。

公司周一的时候请了一个安全顾问公司的专家过来给我们一个正在开发的产品做测试。简单的说就是要他来hack我们的东西。到昨天周五的时候,他仅仅找到一个不重要的漏洞。在他的报告结束后两个小时,我们就通知他的公司说合同结束了,而本来是三个星期的项目。昨天他黯然离开,我和他握手道别的时候也有些戚然,然而很平静。希望他能够从这次的失败里面学到一些东西。我平静,是因为我很坦然的想到,设身处地的想,我如果没有做出让人可以接受的成绩,我当然不值得如许之价值。所有的一切,无论是财富,地位,感情,归根到底,都是自己的努力平等交换来的。没有侥幸,也不应该有侥幸。

我一直都很感激我爸。但是我有些并不清楚我应该感激他什么。他并非是我的道德的楷模,他自己的生活处理得其实是一塌糊涂,更没有自制力,没有多少原则,人情一定大过法律,也大过很多道德的约束。我能够说上来的,大概是他对人一直都很好,好到了没有原则,有时候可以失去人格的地步,好到了自己一定吃亏的地步—然而这种好,在最近这几年(或者更长?),是以牺牲我的利益为代价的。

有些糊涂了,或许,我注定就是在这种轮回之中?

一年为期

Comments Off on 一年为期

第二次参加blackhat的我毕竟有了些不同。静下心来想想,不算是没有进步。已经已经算是入门了。后面的路还是很长,但是至少已经有了一些方向。

前段时间每天早上背半个小时单词,坚持了三个月,小有成就。最大的体会就是有些朦胧中知道了什么是“日日不断之功”和为什么要如此。简单的说,就是只有通过每天的,固定时间和内容的练习,才能让自己的大脑彻底的沉浸在这种氛围之中,潜移默化中改变自己。这种改变,时间不能太短,也许一年是最起码的。

想为自己定下一个一年的期限。我一直都觉得自己有太多想做的事情,但是一直都没有太认真的去做。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断断续续的。这么长时间了,一点效果都没有看到。我想,我必须要有些改变了。

需要重新安排一些生活的琐事,不过也是应该的。下半年要装修房子,会有些干扰,但是生活本来就是如此。重要的是自己不会为自己的懈怠而遗憾

如鲠在喉

Comments Off on 如鲠在喉

有些话,说了未必很好,特别是议论别人的话。但是这些话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简单说一下吧。

难得有机会出差到Las Vegas见到张秋和她的小孩。招待很热情,见面感情如旧。但是于我,更重要的是希望能够好好交流一番,说说话。但是连着两个晚上都没有办法好好聊天。第一天是他们夫妻两个都要上班。第二天却有些不该,当然也不太好说,毕竟是他们提前一周定下来的聚会。我去了,然后变成了听课,直到我困得不行,黄荣华就提前送我回酒店了。

也许是我自大?觉得满肚子要教导他们的话没有说出来?又或者是我自己的固执?我想,这些也许是有,但是我最大的不快,是发现他们两个在小孩身上花费的时间太少。特别是在现在,按照他们自己的说法,收入已经足够的情况下。Alvin已经是高一了,马上就要准备这里的SAT,考虑上大学的事情了。张秋他们居然还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不在意,没有特别的珍惜这点剩下的时间。我实在是心里难以接受。

就这些吧,说多了,不太好。

无所得

Comments Off on 无所得

这两天在Las Vegas开会,闲暇之余,居然刚好看完论语。掩巻而有所思。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孔子说人有三戒:少年之戒在色,中年之戒在斗,老年之戒在得。我的感触,就在于这个“得”字。

去年在这里参加黑客大会,因为是第一次,对什么都好奇,心里也没有任何成见,觉得自己是行业的新人,看到有什么不懂的,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无知,心中虽然没有底气,但是心态平和。过去一年中,我在不断的纠葛自己是否要进入这一行,从什么角度入行,纠葛之余,也还是看了一些书的。但是这次又来到这里,心态却有奇怪。感觉一如上次的茫然,但是突然多了某种焦躁,又突然感到一种奇怪的自卑。我的自信甚至比上次还不如。昨天看了四场演讲,一场工具的展示会。感觉一无所获,而后又偏偏挑剔不满。到下午的时候,情绪开始低落,大脑也感到异常的疲惫。

我想我的问题在于“得”字。每个人,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取得了一些成绩之后,总是不免有一种“有所得”的心态。手上已经有了一些财产,不免有时候会计划着只要保住,小孩读书和自己养老就有了保障,这种守成的心态,就是“得”;有了多年的工作经验,见到新人喜欢指手画脚是“得”;不愿意调整角色,不愿意进入新的行业,是“得”,特别是被迫进入一个新的行业了,不能够以一个新人的态度面对,要么自信心太低,要么自信心太弱,都是“得” — 我昨天的心态,应该就是源于此。

回头想想,我十几年的工作经验算得了什么呢?真要在行业里比较起来,我这种“有所得”的心态,更多的不过是夜郎自大,坐进观天而已。确实需要好好反省一下了。


题外话:我一直很喜欢徐志摩的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我喜欢,是因为我觉得这句话里面透露出一种豁达,一种凄凉和无奈的解脱。但是这一刻,我发现这种豁达仍然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种局限,就在于“得” — 你真的有所得吗?你真的会“得到”一个什么东西吗?

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得到”什么。红尘中之邂逅,本来就是有聚有散。白头如新,倾盖如旧。一两年也好,一生一世也罢,都是弹指一挥间。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经历。悲欢离合的经历带来的,不过是种种喜怒哀乐的心境。而心境,无所谓得,无所谓失,只有投入与否,真心与否。而到最后,只有遗憾与否。

第二次参加blackhat

Comments Off on 第二次参加blackhat

今年是第二次来这里。感觉有些奇怪。也许是物是人非?

很难说这一年学到了什么,应该有所入门,然而入门之后仍然看不见前面的路。大道万千,然而处处都是朦胧迷茫。我一直感慨我缺乏指引,一路至此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到今天,我回头能够总结自己的错误的时候,我仍旧看不见前面的路。鉴古而知今,我仍旧没有做到。

有什么事情是我真心想做的?或者换一个问法:有什么事情是在没有任何收益报酬的情况下我仍旧甘之如饴的?这个问题并不容易回答。对于我,是太多而不是太少。我仍旧不知道如何选择。

不是迷茫,而是踌躇。

何为“成”

Comments Off on 何为“成”

–题外话:哲学往往是从咬文嚼字开始的。古今中外,莫不如是。为什么?因为咬文嚼字的背后,是定义范围,清晰目标。如果讨论的对象是什么都不清楚,讨论本身也失去了意义。

 

什么是“成”?“成”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具体来说,什么是学有所成的成?什么是事业有成的成?

第一次认真思考“成”这个字,是在送惜惜上中文学校的第一天,听到惜惜学校的教导主任说的一句话:“希望同学们经过我们学校十年的学习,能够小有所成”。她没有解释什么是小有所成。但是这句话让我思考了接近一年的时间。

要了解“成”,需要先了解“就”。“就”是指一种固定的“态”,无论是形态,或者状态,总之是一个不可磨灭的,固定的,不再变化的“态”。有“成”,而后有“就”。无“成”,则无“就”。“成”指的是形成这个固定的,不再变化的“态”。有所“成”,也就是说这个最后的形态,不再退步,不再消失,固化,而成为一个基础。

学有所成,所以学到的东西永远不再消失,成为人的一部分,成为人的一种本能,不再退化。学会了说话,即使一辈子不再说话,能力不会退却。学会了游泳,身体的肌肉和肢体的协调无论经过多久也不会忘记。一个人如果,事业如果有成,那么这个成就就是他将来进一步发展的基石。而即便是这个事业成就的表象消失了,诸如失去工作,失去公司,他也可以东山再起 — 自然,侥幸的人到处都是,只不过他们无论拥有什么样的权势地位,最终都只会如昙花一现罢了。

有所成并不容易。我看到的大多数人其实终生一无所成。其实是否有所成并非生活的必需。我在这里咬文嚼字,不过是想把这个世界看得更清楚而已。

Older Entries New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