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同事晚餐

Comments Off on 与同事晚餐

在外面开会的福利之一就是晚上吃饭大家总是聚餐,因为是出差的费用包括了的。

吃饭免不了闲聊,闲聊免不了讨论技术之外的东西。Jeff话很多,Jason也很活跃。昨天晚上还有一位从英国过来的同事。讨论的范围很广,从英伦三岛的政治格局,历史渊源,到吉普赛人的种种弊端和不良行为,从某个工程师比较笨蛋的提问到公车上某个德国人的不检点,从加拿大小镇到法国某个地方。而后跳转到为什么在英国没有多少security conference,再回到加拿大海关官员对美国人的刁难。

我基本插不上什么话,没有去过欧洲,也不太懂欧洲历史,连文化都说不上有多了解,对security又是刚刚入门。所以我仅仅是听着 — 不是第一次如此,而是几乎每次都是如此。

偶尔想起某次,我还小,老爸出差,带着我到武汉,而后坐火车到岳阳。火车上人蛇混杂,吹牛聊天的人当然极多。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某个家伙一直在跟大家解释为什么可乐这个东西不一样,秘方多么特别,连美国FDA都不知道 — 当然解释什么是FDA给我们这些乡巴佬自然也可以划上一个小时。我兴趣盈然昏头转向的听了三个多小时,一点也不觉得时间难熬。事后,记得老爸很感慨的问我:这些你都知道吗?学校有没有教过?我摇摇头,我想,学校也是不教的。这件事情的印象太深刻了,我很怀疑从此,我就暗暗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博学的人 — 直到今天,或者说,昨天晚上我听着的时候,也是在想:我想成为一个真正博学的人。

我已经过了可以被忽悠的年龄。同事的聊天,无论多么天南地北,我也不会就此认可说他们博学 —- 同事们聊天的内容,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知识,而只是浮在水面上的信息,加上自己的生活经历。在本质上和我当年在火车上听到的没有本质上的不同。我可以认可他们的生活经历丰富,知识面有我不曾触及的地方,然而说到“博学”,则远远不够资格。我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我仍旧佩服他们,我仅仅是知道什么叫做深刻,什么叫做真正的博学而已。

我仍旧想成为一个博学的人。我知道,只要我顺着我今天的路走下去,某一天,我也会像超越当年火车上那个家伙一样,可以微笑着听别人高谈阔论。

我仍旧羡慕,然而正如佛家的三段论一样:说羡慕者,是非羡慕,是名羡慕

zoncon 第一天

Comments Off on zoncon 第一天

zoncon 是公司内部的关于安全问题的conference。和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第一天是hacking。去年没有好好体验。今年却认真的尝试了两个新的东西 — 没有做任何和软件有关的东西,仅仅是尝试一下硬件的hacking。

早上的时候是在焊接一款网络信号的扫描仪,是公司内部员工自己设计的。板子不大,信用卡大小,零件也不是很多,但是需要自己从头到尾一个一个的焊接上去。我已经大概三十年没有做这些东西了。大概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和老王学的。突然兴起,我坐下来,按照说明书,一个一个的开始做。别人一般是一个小时可以完成,我坐在那里三个半小时,没有动弹,仅仅是很认真很认真的焊接。中间错了一个六针的元件,结果又一个针一个针的取下来,然后再垾回去,这个错误足足花费了一个半小时。我很奇怪我没有任何烦躁的地方,仅仅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做。心里始终很平静,似乎在享受,然而不是那种放松的,听音乐式的享受,而是一种沉浸式的,近乎于静坐一般的体验。三个半小时之后,完成了,心里也不是那种一场的欣喜,而是一种圆满和充实。

中午简单的吃了点饭。下午换了另外一个东西:开锁。

从坐下来问,听同事解释开锁的原理,到观摩锁的结构,然后从最简单的一个pin的锁开始,我很快又找到了早上的那种沉浸式的投入的状态。中间手累了,我停下来,还教了几个新人怎么开锁,和开手铐。也许我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我的手感很糟糕,感觉不到太多弹簧的触动,所以很慢。几个新人迅速的超过我,居然能够开4pin的锁了 — 那种U型的,粗粗的锁自行车的锁就是4pin的。他们看着我还在3pin的模型上捉摸,大概很有成就感,好好的鼓励了我一番,离开了。我很奇怪我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地方,仅仅是慢慢的,也许是费力和徒劳的在慢慢体验。既是体验锁,也是体验自己的心态和情绪。我仍旧没有感到丝毫的烦躁,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没有去触动自己的内在情绪,仅仅是用一种盘观者的心态去观察自己,乃至于周围的环境。我在椅子上了坐接近四个小时,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也能够开4pin的锁了。我继续尝试了开6pin的锁,但是仅仅是尝试,半个小时之后我停了下来,决定今天不再继续了—-早上的心态是一种圆满的充实,而下午,则是一种平静的充实。犹如在行走,前面的路很长,我看不到尽头,然而我并无所谓尽头,我仅仅是在行走,和行走中需要休息。

晚上躺在床上,我突然开始更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是“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过去的,已经过去,不必执着,没有牵挂;未来的,不起期望,不受物累;而现在,则是每一个瞬间都在变成过去,和承接未来,如果执着于此,则人生也没有变化。

对于过去,要正视,接受,坦然;对于未来,要平视,不受欲望的驱使;而对于当下,则是认认真真的投入。最好每一秒需要做的事情。犹如焊接原件,只有做好了手上这个,才有资格讨论下一个,犹如开锁,无所谓快慢,只关注自己的手的反应。

我最近开始感慨自己年龄不小了,我想,也许不必。我总觉得自己起步慢了,我想,更不必如此。

我来了,是来学习的;我走了,是因为我经历了。无所谓得与失,无所谓悲与喜,无所谓圆与缺,只有经历的沉淀

对惜惜的问题的思考

Comments Off on 对惜惜的问题的思考

自己思考了一番,也和老婆讨论了很久。惜惜对自己的身份的困惑的问题,其实是一个普遍存在的移民家庭里的问题。不仅仅是小孩会有,大人同样会有。

在我看来,与其苦苦思索如何融入所谓的主流,让自己被另一个团体所接纳,不如反过来,去思考什么是所谓的美国人,美国思维,让自己的思考超越这个“美国”的局限。去看看一个更加广阔的世界,看看美国的中部,东部人怎么生活,看看欧洲人,中国人,日本人,越南人,非洲人是如何生活,思考的。去体验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去看到每一个文化的局限性。而后建立自己兼收并蓄的心态。

对于一个困境,更重要的是超越,而不是破局。与其希望自己被所谓的美国所接纳,不如看到这个所谓的美国的问题之所在。归本到底,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某个文化和某个国家的人,而最后,我们的思考又需要回到我是什么人的本源。

 

忘了带手机的一天

Comments Off on 忘了带手机的一天

昨天临走匆忙,把手机忘记在家里了。

结果一天的时间里面,总有一些心神不宁,一种莫名的紧张,不踏实。我明明知道其实不会有什么事情,但是自己却无法安然如常。

看来,修行仍旧不够。

惜惜对身份的不认可

Comments Off on 惜惜对身份的不认可

惜惜已经很多次强烈的表示极其讨厌中文课,不要当中国人,每次都被我强制的压下来了。前天晚上实在忍不住,直接打了惜惜一巴掌。她一个人跑到自己的房间,躲在门后面哭。我强行把门踢开,拖着她回到桌子面前,逼着她重新把中文课本读完,然后是默写,抄写。惜惜一边哭,一边按照我的要求做。

我实在是不愿意如此。然而我很难在感情上认可自己的女儿对我的文化的背叛 — 说背叛严重了,其实是一种抗拒和不认可。

中文的读写练习是惜惜每天晚上必须的功课。一年下来没有间断。课程其实是不少的,每次复习要花到几乎45分钟的时间。对于一年级的小孩子,特别是在正常的英文课之外还要学习另外一门语言,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昨天晚上惜惜的态度好很多 — 在惜惜不发脾气的时候,还是很可爱很可爱很可爱的。我晚上对惜惜道了歉,并且说以后不再打她,惜惜很高兴,抱着我说她很喜欢爸爸。

然而我知道,距离下一次惜惜喊着叫着说不要学中文,不要当中国人,只喜欢英文其实并不远,也许就是这个周末的中文课的时候。

身份的认可是每一个移民家庭的小孩都不可避免的问题。即便是我自己,作为一个成年人,在有了这么多的亲身经历之后,我仍旧不免有些困惑,不免有自己的愤怒,何况是一个还没有长大的惜惜?

就目前而言,惜惜对身份的认可仅仅是在于繁重的功课带来的精神上的压力和与之而来的疲劳。当她再大一点,对社会有了基本的认识之后,各种冲突会突如其来的冲击她的价值观的各个方面,那个时候,我想她还会有更大的问题,而我,似乎并没有准备好解决的方案。

 

分类

Comments Off on 分类

延续和惜惜老师的谈话。

一个人看问题的角度往往决定了如何对事物进行分类。和惜惜老师谈话之后,我突然想到,也许可以用“是否促进大脑思考”来对惜惜的日常活动进行分类。

首先是到底应该管教多少的问题。管得太多,实际上也是在剥夺小孩自己思考的范围,“好好读书就行了”的结果,往往是高分低能,小孩子不能自己管理自己的日常生活。所以往往是管得少的小孩活动能力强。所以很多时候,父母是应该少管一点,应该逐渐放手。这个度,需要不断的调整。

其次是家庭作业的分类。有的作业是启发性的,有的作业是重复性的。两者缺一不可,但是需要把握一个度。在不同的阶段,侧重点不同。这一点上,我需要再做一点研究,看小孩子小的时候,是否应该侧重启发性的,而不是重复性的。

而后是怎么玩,玩什么。有些纯粹是无聊,没有意义,不动脑子的,这些需要少玩。有些看起来有启发性,但是也是有固定套路的。不能说玩具打上所谓的“益智”就一定是好的。其次是需要引导,直接丢给小孩是不负责任的,需要引入门,而后放手。

对事物的分类其实也引申到人的分类。有些人喜欢不停的动脑子,有些人其实是完全不动脑子的。有些人在两可之间。所谓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也许这也是以群分的一个背后的因素吧。

和惜惜老师的一番谈话

Comments Off on 和惜惜老师的一番谈话

周五的时候,到学校拿惜惜的东西。和惜惜的老师,Mrs Ruiz交流了一番,深受启发,需要记录,整理然后反思。

我问了老师两个问题:how much home work is enough for Celine ? What is the ultimate goal of education?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每天三十分钟就够了。然而理解为什么是这三十分钟,却并不简单。每天半个小时,看起来工作量很小,然而父母–或者说我需要认真理解到,这三十分钟之前,小孩在干什么?— 小孩在上学,在跟着老师学习新的东西,在一遍一遍的重复,一遍一遍的记忆并且试图理解新的知识。这些,都是对大脑的锻炼,或者说,是大脑的剧烈的运动。

我今天偶然的坐在女儿惜惜的中文课里,课时50分钟,老师花了十五分钟复习上周的内容,要小孩背诵上次的课文。而后开始引导小孩进入新的课程,而后教授新课,而后一遍一遍的认生字,复习生字,反复的组合,一遍遍的重复又重复,练习又练习。五十分钟下来,即便是我这个已经不需要用大脑去学习“小小的船儿两头尖”的大人,都觉得大脑需要休息,何况是六七岁的惜惜?所以,回到家里之后,如果还有高强度的脑力活动,效果不会很好,小孩是一定会厌烦的,事情只会适得其反– 而这些现象,就是我每天在惜惜身上看到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老师教授的顺序已经包含了复习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是系统性的。小孩回到家里的练习并非不重要,但是这个度应该是往小而轻的方向走的。而且应该是简单的复习,而不是全面而深刻的练习。归本到底一句话:既然已经让小孩进入了这个教育体系,就需要信任这个体系,不要试图代替老师。

— 这个问题我还需要好好思考下去–

 

第二个问题是很抽象的问题。我很佩服惜惜的老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Mrs Ruiz的答案居然能够完整,有系统,而且条理清晰。老师的答案很长,我只能择其要点:

教育的目的应该是培养人的创造力: critial thinking and creativity。而这两个能力则建筑于个人能够主观思考,有主见,能辨别,能独立思考,不人云亦云的基础之上。

Mrs Ruiz提到了看电视的危害:不是因为差,而是因为它让人处于一种被灌输的状态,久而久之,习惯看电视,或者习惯被灌输的人,是主动让自己的大脑放弃思考,从而养成一种大脑懒惰的习惯

—- 我的理解是:让小孩子忙是对的,但是忙有两种,一种是看起来很忙,画画,唱歌,跳舞,学中文,读书,这种忙并不一定导致思考的习惯,并不一定导致人有主动探索的精神,并不一定让人保持好奇心和追根究底的行动 — 而让大脑忙碌,主动思考和学习,接受新的东西,才是我们的目标。

要达到ultimate goal of educaion,我们需要培养小孩主动思考的习惯和能力。所谓的创造力(creativity),所谓的think outside of box ,并非空穴来风,无风起浪。追本溯源,其实这两者都是持续的思考的结果。而这种“持续的思考” — 换一个说法,无非是一种思考的习惯,或者更通俗一点,是一种“爱琢磨”的下意识的行为。而根据现代科学的研究,所谓的“灵机一动”,不过是在后天无时无刻都存在的思考,被眼前某种现象所触发,而产生的一种思维上的“借鉴”。

总结下来,如果认可教育的目的是要培养人的创造力,那么我们家长的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培养小孩的思考的习惯。这种习惯,从表象来说,则是需要小孩自己主动的找一些事情去做,主动为自己创造一些活动,这种主动性,一旦被调动起来,则会养成一个思考的习惯 — 从反面来说,看电视,则是在变相的鼓励小孩放弃思考。

如何让小孩主动做一些事情,仍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刚开始的时候。这个时候,家长的引导,鼓励是很重要的。另外一个做法,就是“愚者千虑,终有一得”:找个本子,写下来自己所有想到的点子,积少成多,也许就可以了。

Older Entries Newer Ent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