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在Las Vegas开会,闲暇之余,居然刚好看完论语。掩巻而有所思。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孔子说人有三戒:少年之戒在色,中年之戒在斗,老年之戒在得。我的感触,就在于这个“得”字。

去年在这里参加黑客大会,因为是第一次,对什么都好奇,心里也没有任何成见,觉得自己是行业的新人,看到有什么不懂的,能够心安理得的接受自己的无知,心中虽然没有底气,但是心态平和。过去一年中,我在不断的纠葛自己是否要进入这一行,从什么角度入行,纠葛之余,也还是看了一些书的。但是这次又来到这里,心态却有奇怪。感觉一如上次的茫然,但是突然多了某种焦躁,又突然感到一种奇怪的自卑。我的自信甚至比上次还不如。昨天看了四场演讲,一场工具的展示会。感觉一无所获,而后又偏偏挑剔不满。到下午的时候,情绪开始低落,大脑也感到异常的疲惫。

我想我的问题在于“得”字。每个人,在经历了一些事情,取得了一些成绩之后,总是不免有一种“有所得”的心态。手上已经有了一些财产,不免有时候会计划着只要保住,小孩读书和自己养老就有了保障,这种守成的心态,就是“得”;有了多年的工作经验,见到新人喜欢指手画脚是“得”;不愿意调整角色,不愿意进入新的行业,是“得”,特别是被迫进入一个新的行业了,不能够以一个新人的态度面对,要么自信心太低,要么自信心太弱,都是“得” — 我昨天的心态,应该就是源于此。

回头想想,我十几年的工作经验算得了什么呢?真要在行业里比较起来,我这种“有所得”的心态,更多的不过是夜郎自大,坐进观天而已。确实需要好好反省一下了。


题外话:我一直很喜欢徐志摩的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我喜欢,是因为我觉得这句话里面透露出一种豁达,一种凄凉和无奈的解脱。但是这一刻,我发现这种豁达仍然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种局限,就在于“得” — 你真的有所得吗?你真的会“得到”一个什么东西吗?

没有人可以真正的“得到”什么。红尘中之邂逅,本来就是有聚有散。白头如新,倾盖如旧。一两年也好,一生一世也罢,都是弹指一挥间。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一场经历。悲欢离合的经历带来的,不过是种种喜怒哀乐的心境。而心境,无所谓得,无所谓失,只有投入与否,真心与否。而到最后,只有遗憾与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