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女儿惜惜一直在上中文课,每周六下午,大概是一个半小时。而后每天晚上需要做中文作业,大概是一个小时,这也是我每天晚上晚饭后的功课。

对于我和老婆而言,我们的小孩不会读写中文是无法让我们接受的。这种念头一开始仅仅是一种模模糊糊的概念,然而最近却变成一种越来越清晰的理解了。这种理解,就是对“传承”的认识。

我一直以为,所谓的传承更多的是部分人的责任,是专业的学者的任务,然而当我离开国门,看到另外一个世界,被另外一个文化所环绕,被渗透之后,我才更深刻的理解到我是谁,我为什么是今天的我,而后理解到中国文化对我的影响,最后才更深刻的理解到传承的意义,和承传的重要性。

从小习惯了写中文,初中接受了英文,一切都自然而然,也没有刻意的深思语言的区别。但是当女儿问我:why Chinese word has to be this way, English is much easier  之后,我才突然理解到,原来,我们的文化和西方的文化从头至尾都是不一样的。我们在用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在描述这个世界,表达我们的思维方式,阐述我们和自然规则之间的关系,甚或回应我们在哲学上的思考。

回到语言和文字发展的历史,语言总是先于文字。语言不仅仅是对具体的世界的描述,更是对世界的第一次抽象加工。文字是对语言的承载和总结,是第二次的抽象加工。表音的西方字母和象形的中文在本质上的区别就在于二次抽象加工的时候,我们保留了和原本事物的联系。所以我们的文字,如果能够理解它的历史的话,仍旧可以追溯到原本的,自然的,朴素的世界中去。简单的汉字,诸如“山”,“水”,“石”,“火”,复杂如“观”。而有些则承载了我们对事物的哲学性的思考,比如“聴” (听)— 从这一点上,我并不喜欢简体字,因为‘简’掉的是历史和哲学。

表音文化和象形文化无所谓优劣,但是代表了不同的世界观。中国文化强调的是万变不离其宗,无论历史如何变迁,我们的文字让我们始终能够追本溯源,这和我们的文字有直接的关系。而中文特有的字的架构,又极大的影响了我们的审美观:平衡和在平衡中追求其蕴含的变化,始终贯穿着我们的文化之中。在建筑设计之上,大凡有历史的殿堂庙宇,无一不是中轴对称的;我们的歌赋诗词,无一不是对仗工整的。简而言之,我们是一个中庸的民族。

扯得远了。大概是读论语的一些感悟吧。

正如只有潜水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在呼吸一样,离开大陆,在不一样的文化氛围中生活,才更深刻的感受到文化的传承的存在,也才感受到原来传承是每一个人,每一代人的责任。没有传承,文明无法继续,没有传承,文明也无法积累和发展。而传承,其实也仅仅是教会女儿写字,让女儿学会用筷子吃饭,离开学校的时候一定要和老师说再见,那样简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