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oncon 是公司内部的关于安全问题的conference。和往年不一样的是,今年第一天是hacking。去年没有好好体验。今年却认真的尝试了两个新的东西 — 没有做任何和软件有关的东西,仅仅是尝试一下硬件的hacking。

早上的时候是在焊接一款网络信号的扫描仪,是公司内部员工自己设计的。板子不大,信用卡大小,零件也不是很多,但是需要自己从头到尾一个一个的焊接上去。我已经大概三十年没有做这些东西了。大概还是在初中的时候和老王学的。突然兴起,我坐下来,按照说明书,一个一个的开始做。别人一般是一个小时可以完成,我坐在那里三个半小时,没有动弹,仅仅是很认真很认真的焊接。中间错了一个六针的元件,结果又一个针一个针的取下来,然后再垾回去,这个错误足足花费了一个半小时。我很奇怪我没有任何烦躁的地方,仅仅是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做。心里始终很平静,似乎在享受,然而不是那种放松的,听音乐式的享受,而是一种沉浸式的,近乎于静坐一般的体验。三个半小时之后,完成了,心里也不是那种一场的欣喜,而是一种圆满和充实。

中午简单的吃了点饭。下午换了另外一个东西:开锁。

从坐下来问,听同事解释开锁的原理,到观摩锁的结构,然后从最简单的一个pin的锁开始,我很快又找到了早上的那种沉浸式的投入的状态。中间手累了,我停下来,还教了几个新人怎么开锁,和开手铐。也许我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我的手感很糟糕,感觉不到太多弹簧的触动,所以很慢。几个新人迅速的超过我,居然能够开4pin的锁了 — 那种U型的,粗粗的锁自行车的锁就是4pin的。他们看着我还在3pin的模型上捉摸,大概很有成就感,好好的鼓励了我一番,离开了。我很奇怪我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的地方,仅仅是慢慢的,也许是费力和徒劳的在慢慢体验。既是体验锁,也是体验自己的心态和情绪。我仍旧没有感到丝毫的烦躁,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我没有去触动自己的内在情绪,仅仅是用一种盘观者的心态去观察自己,乃至于周围的环境。我在椅子上了坐接近四个小时,到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也能够开4pin的锁了。我继续尝试了开6pin的锁,但是仅仅是尝试,半个小时之后我停了下来,决定今天不再继续了—-早上的心态是一种圆满的充实,而下午,则是一种平静的充实。犹如在行走,前面的路很长,我看不到尽头,然而我并无所谓尽头,我仅仅是在行走,和行走中需要休息。

晚上躺在床上,我突然开始更深切的体会到什么是“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

过去的,已经过去,不必执着,没有牵挂;未来的,不起期望,不受物累;而现在,则是每一个瞬间都在变成过去,和承接未来,如果执着于此,则人生也没有变化。

对于过去,要正视,接受,坦然;对于未来,要平视,不受欲望的驱使;而对于当下,则是认认真真的投入。最好每一秒需要做的事情。犹如焊接原件,只有做好了手上这个,才有资格讨论下一个,犹如开锁,无所谓快慢,只关注自己的手的反应。

我最近开始感慨自己年龄不小了,我想,也许不必。我总觉得自己起步慢了,我想,更不必如此。

我来了,是来学习的;我走了,是因为我经历了。无所谓得与失,无所谓悲与喜,无所谓圆与缺,只有经历的沉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