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不免想得很远,有时候想需要给女儿留下什么样的遗产,甚或会想到会给女儿的子女留下什么样的经济上的关照。这种胡思乱想不免让我想到生儿生女的问题。虽然我一向喜欢女儿,但是不免还是有某种程度上的偏见:总觉得好像女儿的小孩是别人家的,自己的血脉没有留下来。。。而后突然认识到自己的愚蠢和狭隘。

其实无论是生儿生女,从基因上来说,都是一样的,至少几率如此。无论是儿子的小孩还是女儿的小孩,我和老婆的血脉都不可避免的,同等的被稀释。三五代人之后,已经无所谓血脉,只有文化的传承。而这种文化的传承,更多的不是由某个家庭,而是由社会整体来继承和发扬。纠结于所谓的“自己的后代”,本身就是自私和无聊。

我们都来自于同一个祖先,这句话不是宣传,而是一个事实。现代的教育体系之下,所有的文化都是整体的被继承和继续发展。牛顿大概不会和我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不妨碍我了解他的理论和受益于他的理论。文明的继承既是个体的,也是整体的。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想要给女儿留下什么遗产其实是没有太大的意义的。教育好女儿,让她成为社会进步的推动者,而不是社会的累赘,其本身就是对社会的回报。而对于我自己,如果我在好好工作,无论是在中国通城还是美国的小镇,从大的范围来说,其实都是一样的。

我仍然会给小孩留下些东西,不过不应该是物质上的,或者说,不仅仅是物质上的。然而这种遗产,更多的不是为了子女的享受,而是为了他们的进一步发展。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