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巧合,周五和Fernando谈话之后,我见了Jimmy。又聊了许久。Jimmy突然感慨一句说,他现在已经不能太享受旅游了。钱不是问题,但是身体已经无法迅速适应时差,地域和饮食的变化。所以每次旅行的头几天,总是无法休息好,没有什么精神去享受旅行。等到身体堪堪适应,旅行也差不多结束了。然后,Jimmy很诚恳的对我说一句:要旅行,还是要在50岁之前才好。

Jimmy和Fernando的话对我和老婆的影响在继续发酵。昨天晚上老婆和我开了一瓶白葡萄酒—上回一起喝酒大概是三四年之前了—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没有什么主题,仅仅是我在零碎的提到Jimmy和Fernando的谈话的片段,和我自己的思考感悟。

有一点可以肯定,我们的生活方式需要一点点的改变。在认识到我们并没有犯什么财务上的错误的同时,我们也开始认识到改变的必要。虽然还没有什么财务计划变动的必要,但是生活的心态,需要做出调整。而这种调整,首先就是如何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

人一旦手上有了些资产,就会有一种保守的倾向。心理上未免总有一种希望保住资产,而后再进取的思维定式。然而世界往往不是如此完美。现实生活里的选择,更多的时候,和一个人是否拥有资产,拥有多少资产并无什么联系。正如事情的对错并不以一个人的年龄地位而有所改变,机会的的风险与收益和一个人的智商无关。

我说的心态的再次调整,更多的是停止考虑太远的事情。女儿的教育基金需要考虑,但是不能过度考虑。生活更多的是眼前这一两年的事情。我要做的,是如何让眼前的这两年更加充实,丰富,繁忙而又有成效。

归根到底,我需要找到一种平衡。同样是跑步,我希望可以做到步伐匆忙,但是拥有闲庭信步的心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