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低沉,不是消沉。

不是突如其来,然而无法逃脱。犹如被人捆绑后放在铁轨上,看着火车临近,然而无法逃脱,也不能逃脱。所以我木然,灰暗,无可奈何,然而心如明镜。火车冰冷的钢架从脸上极近的地方飞驰掠过,有一种巨大的压迫感;又犹如坠入深潭,身体逐步下沉,光线逐渐昏暗,呼吸不得,看不见尽头。我希望一切能够早点过去,然而我太清楚时间只能一分一秒的过,我甚至能够听到心跳和滴答的声音。

我指希望我能够快点老去,尽完我应该的责任和义务,而后了无牵挂的离开。所有这一切,我都不愿意重来。即便,我看到生活里巨大的快乐,也享受了老婆女儿带来的生活的满足。然而我仍旧希望能够早一点安静的离开这个世界。

我不是消沉,我仍旧有我的期望,我热爱的东西,我仅仅是情绪低落,无可排遣。不是任何人的责任,仅仅是生活里自然的一部分,犹如幸福总是伴随着痛苦,阳光后面总有阴影。

或者简单的说:是一种窒息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