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Fernando的建议,长远的财务计划就是还清债务,分流好收入,401K,教育基金,IRA,都存到极限,剩下的就是生活开销: 把剩下的钱全部花掉。

对于这些建议,我自己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想,也许归根到底,我的问题根源是对未来的心态,而不是收入本身。更准确的说,是一种在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的时候的心态。

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形态?我想,如果一定要描述的话,它更像是人行走在一个狭长的巷子里。两边是无限的高墙,没有攀援的可能,日光,或者是月光,或者是灯光,是昏暗的,路并非看不清,但是一定不会很清晰。前面并非一片漆黑,然而注定不会无限光明。而走着走着,你会碰见一个岔道,也许是二岔口,也许是三岔口。然而面临的选择绝不会太多。从岔道口看过去,所有的岔道都是漆黑而幽深,都冒着丝丝的凉气。岔道当然是有名字的,但是无论岔道口的标题上写着什么,无论是Google,Facebook,或者是不知名的地标,在这种绝对可以阻隔视线的黑暗面前,其实都显得无力和惨白。你看不见未来,也无法彻底掌控未来,你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岔道后面其实不过是另外一个巷子,巷子仍旧狭小,仍旧有着两堵无法逾越的高墙,而这个岔道也远远不是终点。岔道之后仍旧有岔道,犹如迷宫,犹如一个Fractal。而你经常是被迫的急促的需要做出决定,你的时间,也仅仅是在起步抬腿的下一步。生命也许很长,然而做出这个选择的时间却不由我们控制。

你这个时候的心态,是恐惧?还是期盼?是拒绝?还是拥抱?是犹豫?还是决然?而回头看看刚刚走做的巷子,你是是将昨天看成了无痕的春梦?还是拖着自己的历史前行?

我应该相信世界不应该如此压抑,色彩也不应该如此单调,选择也不应该如此之少。然而现实的确如此。每个人都肩负着责任,遵守着道德,履行着义务,同时又被各种欲望所驱使。有意或者无意识中,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会触及的底线和不愿面对的艰辛。然而我们又有无尽的欲望和无法克制的本能。世界是唯物的,然而人关心的不是那个外在的物理的世界,而是自己的大脑中的映射,这种映射本身,让一切的唯物变成了唯心。这堵墙可以不存在,然而它必须存在,因为它在约束我们的时候,也指引了我们,定义了我们。

回到讨论的起点,我如何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是坦然的花光我应该花光的钱,无有一丝牵挂?还是有所保留?

今天的我没有答案,我暂时还无法做到无所畏惧,我知道我不会贪婪,但是我无法卸下我的责任,我仍旧会带着我的枷锁前行,我仍旧没有彻底放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