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几天断断续续的看南怀瑾的书:《如何修正佛法》,里面提到小乘和大乘。又提到“名”和“利”是小乘最大的障碍。

今天中午看了一部电影《The Age Of Adaline》,里面有一句话让我感触颇深:Tell me something that you can hold forever? — Let it go

翻译过来就是:唯有放下,才能永恒

如果从这里开始,掉头去思考我所谓的徘徊,我能够看到什么?我所谓的徘徊,其实和我的中期和短期目标无关,我担心的仍旧是由于年龄的焦虑带来的,对于“误入歧途”的担忧。我担心我浪费时间在也许没有用的地方,我担心我在有限的时间–其实也就是在我剩下的时间里 — 做不出来我憧憬中的— 这种憧憬是下意识,或者说是无意识的—所谓的“伟大”的事业 — 而无论这个事业是什么。

需要更加进一步说明的是,这个所谓的“事业”,其实是模模糊糊的概念,而之所以它被定义为“伟大”,其实是我心中的名和利的驱使。

归根到底,我仍旧在名利圈子里面打转。我以为的超脱,豁达,其实仍旧浮现于表象。我所期待的伟大,不过是一层蒙上了理想主义面纱的功利心

我应该怎么做?也许答案是很清楚的:找到我脚下的路,看到我现在正在行走的路,走好就行了

然后,在几年,甚或几十年之后再回头,我会发现StevenJob仍旧是对的:you can not connect dots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dots backwords

永恒的只能是历史,而前行,只能用一种不断放下的心态

我也许悟到了些什么,也许没有,不过心里的疑惑似乎少了一些,很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