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看见了那只死去的松鼠,惜惜每天经过都会停下来看一看。老婆不愿意惜惜继续如此,要我处理一下。今天早上出门,我特意带了两个塑料袋。回来的路上,我特意停下来,把松鼠装好,放到附近的垃圾桶里了。

事情很简单,然而我无法抑制自己的回忆。

入手是一种冰凉。这种极度的冰凉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莆一接触,这种冰凉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这是一个已经没有了生命的东西。这种信息和我们普通情况下接触非生命的东西不同。接触到石头,我们从来没有期望过石头有过生命,虽然也许同样冰凉,但是和环境是一体的。而这种曾经有过但是如今失去了的生命体的冰凉,却是一种更加冷,更加残酷的冰凉。这种冰冷,冷彻入骨。也许大自然在用一种我尚未理解的方式告诉我一种生命的消亡。

今天的天气很合适这种气氛,阴冷,绵绵有雨,不大,有风。这种冷一直环绕在我心里。然后我想起了失去的儿子。我突然后悔我没有好好的把他抱起来过。我仅仅是用手抚摸他已经没有温度的小脸。安静,安详,不像是失去了生命的小脸。我真的很想回去再抱一抱他,给他我的体温,带走他的冰凉。然而我没有,而我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我想过挖一个小洞,把小松鼠埋了。但是终究没有。垃圾桶并非好的归宿,然而我却这么做了。

人要承担自己所有事情的后果,所以如果有一天我也倒毙在垃圾桶里,我不应该抱怨。我的儿子没有得到好好安葬的机会,所以如果我也没有,我不应该抱怨。

如果修修还在,快两岁了。也许会说话了吧!

有些想他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