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给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写了一封信。信里面批评了他妈妈和他。昨天收到回信,收获的是盛怒

读第一遍的时候,有些难以为继,因为愤怒能够挑起的只能是愤怒。昨天草草的读了一遍,收起来,放着,我想让自己平静一下。今天早上又重新读了一遍。感觉能够心平气和的读下去了。至少,心态上好了一些。

讨论信的内容在这里没有什么意义 。我想记录的,是我面对盛怒的心理过程:首先是同样的愤怒,而后是几乎故意的跳过一些相对还平静的叙述,专门看那些让我更加愤怒的字眼,或者特意的期望看到一些明显没有逻辑和带有偏见的部分,让自己变得“更加有理由”愤怒。以至于到最后有些难以遏制 — 而且是让自己站在“正义”的一方

这种心理状态很有意思,想来人同此理,所有的人都是如此。所以面对盛怒,如果我不能心平气和,最好是避开一下:要避开的,不是对方的愤怒,而是自己心里被挑起的愤怒。等到自己平静了,再来讨论。否则,以愤怒对愤怒,毫无公正可言。

我现在心里平静了。再回头看看我弟弟的信,感觉上没有那么尖锐了。虽然我仍旧不认可他的辩解和结论,但是至少能够心平气和的面对,也能够毫无保留的包容了。

我相信这个弟弟同样被刺激到了,所以我最近不打算回复什么。等过一段时间再说好了。对于我,至少我收获了如何面对盛怒的警惕,也不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