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老婆打电话给我,说怀疑羊水破了。我当即给医院打电话,然后离开公司回家送老婆去医院。不过,后来证明是虚惊一场。

虚惊总好过错过。上次失去儿子的时候,老婆在晚上说她觉得小孩有段时间没有动了,但是也不知道是否如此。我一来觉得时间太晚了,和医生打电话不方便。而来不觉得会有什么问题。所以说“观察一个晚上”。结果,我们就从此失去了儿子—那时候距离预产期只有6天。如果能够早一点去医院,也许事情就会不同。

人总是要在自己的错误里成长,只不过于我,这个代价未免太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