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周五,是测量秀秀生长情况的日子。测量下来的结果不好。两周前秀秀的体重身高还在2%的水平,现在则已经掉到了1%。医生说,正常的胎儿生长分量应该是260克,而秀秀只有67克。换句话说,秀秀的生长之后正常胎儿的五分之一。

医生特意强调了32周这个概念。基于统计数据,32周之后的小孩,或者说七个月的早产儿,有极大的几率不会有太多的问题—这句话反过来理解,就是说如果秀秀没有撑到32周,那么秀秀的发育也许就有问题—-如果侥幸活过来的话。

秀秀现在是30周另两天。接下来的12天,对秀秀至关重要。这也是我现在所有的期望。

已经和老婆讨论好这个周末买些秀秀要用的东西,比如说car seat之类的。不敢买太多,又不能不买。

从来没有这么贴近于“活在当下”,每一天,都是希望,也是焦虑。从来没有这么贴近的知道,原来所有的情绪都是成对的。希望和失望,喜悦和痛苦,对未来的期盼越多,我需要承受的对失去的痛楚就会越深刻。所有的人的情绪和欲望,不可没有,但是不可多过;不可压抑,但是也不能放纵。

人只能,也必须超越个体的局限,才能达到一个平衡。在这个新的平衡点,我看到更多人的情绪和欲望,体会更深层次的痛楚,之后才能平和的看待自己的处境。我需要先把自己看成一个特殊的个体,从自己特殊的经历里面体会到个体的存在。而后跳出个体,看到更多人,更普遍性的人性。之后回头,把自己看成普通的一员。在经历这种剥离和重新的融入的过程之后,我就能超越个人的局限,更平和的将自己看成众生之一,而不是孤芳自赏和自怜自哀。

佛说“普度众生”,“渡人即是渡己”。别人的理解如何我不知道。我仅仅是从自身的经历感觉到,在剥离和重新融合之后,我既是众生之一,也是众生本身 —- 个体不仅仅是整体的一部分,很多时候,个体就是整体。在超越了个体之后,我看到的这个“整体”,处处都体现出“我”这个个体的存在。所以有“渡人即是渡己”的成立,所以才有普度众生的合理性。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秀秀如果能够成长,我会培养秀秀成为一个对整体有益的个体,秀秀如果不幸离开,我也会让自己的视线投射到更大的范围,而不是“向隅心独伤”。我得就是我失,我幸即是我命。淡然,豁达,超越,如此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