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二的例行胎监的结果似乎不好,医生要我们周三,也就是昨天晚上再做一次。我们原本的时间是下午六点钟,但是医院一直很忙,到晚上八点的时候终于说我们可以过去了。

帮我们做NST的是一个刚刚升任做爸爸的男护士,大概有些累了,又或者是不够熟练,头十几分钟的时候完全找不到位置,监听不到任何小孩子的心跳。我从开始的不在意,到后来心提到嗓子眼,几乎要以为我们再一次失去小孩的时候,护士找来一个超声波仪,终于找到了小孩的位置,然后开始了断断续续的监听。一个小时后,护士过来说可以了,他已经和医生问过了,结果不错—-我们心存疑虑,因为这么些天下来,我们也学会了如何看仪表记录。昨天晚上的结果和前天下午的结果是一样的,都反映小孩活动度不佳。但是我们也没有说什么,收拾东西,回家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婆突然说了一句:听天由命吧。

于我,也只能如此。再多的胎监,也只能是在某个时段听听心跳而已。现在的医疗手段,尙做不到对小孩的进行不间断的观察。如果刚好在监听的时候发现了问题,也许还有希望。然而如同上次我失去的小孩,其实是根本没有办法提前知道的。到最后,无论你愿意与否,也只能听天由命

我躺在床上,尽量不去想应该如何如何。因为我什么都做不了,干着急也不解决任何问题。我能够做的,是安心的接受,让自己能够用最冷静的方式去面对。

要在这种情况下达到内心的平静很难,然而我必须学会。我需要做的,是集中好自己的精力在今天,这个小时的事情上。我已经不能一年一年的计划和思考,我需要的是想好如何活过这个月,这个星期,今天,这一个小时,甚至于这一秒。

我已经知道该如何面对,我也正在慢慢做到。

经历一些这样的煎熬,很好,虽然从来都不希望它发生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