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旧叫还在肚子里的女儿秀秀,但是她妈妈或许不同意。因为名字的问题,我们已经开始有了分歧。这样很好。

今天是第30周,仍然是那句话,每过一天,秀秀健康存活的几率就大一些。十天前检查的结果不是很好,或者说很糟糕。秀秀的体重和长度是处于2%的低位。这个数字很难解释,我也是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大约清楚。总之不是很好就是了。

昨天看医生,做胎监,结果不明朗。医生建议今天再做一次。这个周五是再一次测量秀秀体重和长度的时间。如果观测到秀秀没有怎么长大,医生大概要让张华住院,就近观察了。医生已经提醒我要随车准备一个包裹,准备住院。

上个周末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给秀秀买衣服。这个星期大概要开始买婴儿车了,婴儿床大概也要组装起来。我们一直都不是很愿意,或者说,是害怕准备这些东西。上次的伤害太深 —- 上次失去小孩,我们事后把买来的东西一一推掉,而每一次退货,都是一次清晰的提醒小孩子不存在的事实,和我们曾经寄予的期望。而这次,我们不得不鼓起勇气,再次面对。

不知道秀秀能够撑多久。我最接近秀秀的时候,是做胎监的时候,护士经常要我用手摁着监听器。我这个时候能够经常的感到小家伙在妈妈肚子里的活动,听到仪器上发出的小孩的心跳声。这是我最放心的时刻。而除此之外,时间于我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日子,在一天一天,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的过。我从来没有这么清晰的感到时间的流逝。每天晚上回家,是一种近乎于激动的庆幸,而每天早上起床,则是一种无奈的担忧。

好也罢,坏也罢,我已经学会了坦然面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