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天需要经历的除了正常的生活,还有不可抑制的对秀秀的担心和庆幸,盼望每过一天,秀秀就成熟一天,强壮一天。不敢报太多的希望,因为我太清楚过多的期望之后的失望的痛苦。然而我也不会不抱有期望,因为这是父母的本能。所以日子就在这种压抑的期待里面慢慢的度过。

最能够让我清晰的同时感到欣喜和悲凉的时候,就是我在暂时放下所有的一切,专心跑步的时候。十五分钟的跑步不长,但是总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我会突然进入一种安静的状态,在这种安静的状态里面,我能够清晰的感到自己的喜和悲的共存。犹如将自己的精神从身体里面剥离开来,站在第三者的角度冷静的看着自己。

不是每次跑步我都能找到这种感觉,但是我也不是只有一次感到这种状态的存在。经历了几次,我开始慢慢体会到这种境界里的我的心态,大概才是我最应该有的心态。在这种境界里面,我的精神分裂成两部分。一部分始终都是清醒的。我知道我在经历什么,面对什么。我知道我应该如何处理我所得到的,也知道我应该如何处理我失去的。不为得到的特意欣喜,不为失去的特意感到痛苦。我清楚的知道我的责任,义务和接下来我应该做的事情。另一部分的我则全身心的投入到应该有的,为人父母的喜悦或者痛苦之中。当哭则哭,当笑则笑,做一个全心投入的自自然然的人。

我进一步体会到,不仅仅是面对秀秀这件事情,面对所有人生里的波折起伏,人的心态都当如此。人不需要摆脱自己的动物本性,以物喜,以己忧,该如何便是如何,不必做作,不必超然。但是同时,自己内心里面也要清楚自己面对的是什么,自己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己的价值观,性格,与人待物,都不应该随着这些物质的得到和失去,也不因为人生的境遇的改变而有所变化—-这种人格的恒定,也就是佛家所说的“如常”

又回到徐志摩的那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该高兴的时候高兴,该接受的接受。无论是得,抑或是失,改变的是外在的态度,而不是内在的本性

寂灭这个境界,也就是从这里开始的—至少,这是我的理解。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