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还没有知道秀秀这些危险之前,我和Chris说过一句话:觉着这辈子太长了,日子有些难熬。

Chris很是为我担心,宽慰了我好久。我后来也发现我当时的心态很有些不对,反省了好久,觉得也许是对自己的欲望压制太厉害了。做了些调整之后,感觉就好了很多。

而最近发现我又有类似的心态。不过这次主要是因为对秀秀的未来的未知而导致的忧虑和焦躁。这种因为未知而产生的压力的感觉其实不是第一次了。或者说,我感觉很熟悉。在没有找到自己的方向的时候,在没有毕业找到工作之前,甚至于在找到工作,但是没有确认自己未来的职业道路的时候,我都有过这种煎熬的感觉。而处理这个问题的办法只有一个:熬着

没有事情会一蹶而就,任何事情都有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的确是煎熬,是炼狱,但是也是一个让我蜕变和升华的过程。这个过程其实就是生活本身。人这辈子,就是不断煎熬的过程,不断的面对困难,不断的调整自己,不断的学习,反思,不断的蜕变。蜕变的结果不重要,因为无论如何蜕变,或者不蜕变,人的归宿都是死亡。蜕变的过程才是生命的全部。

失去了儿子,我学到的是如何面对死亡,如何看清楚在一个人的生命里面,哪些重要,哪些不重要。我学会的是放下。面对可能失去女儿,更可能得到一个或许不完美的女儿的结果,我思考的是如何善待生命。

我一直认可生命都是平等的。然而我这种“平等”的思想里面,其实不知不觉的包含了一个前提:所有完整的生命都是平等的。我认可公平竞争,我努力做到公平,但是我却没有认真思考过,如果人的起点不一样的话,如何做到公平?两条腿健全的人和天生一条腿的人竞争,如何才能做到公平?而如果这种不公平的起点不是身体而是智力,事情又该如何?

回到思考的起点,善待生命里的“善”,究竟包含了哪些内容?如何辨别,如何在自己身上一条一条的实践?

我还没有太多的结论。然而思考已经开始。我想,熬着熬着,我也就明白了。

一切都好,一切都值得珍惜,对于我,生活没有遗憾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