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过的电影中,《after earth》对恐惧的描写最深入:Fear is not real. It is a product of thoughts you create. Do not misunderstand me. Danger is very real. But fear is a choice —- 翻译成中文:恐惧不是事实,而是思想的一种产物。危险才是一种真实的存在,恐惧本身不过是一种选择

我现在就生活在面对恐惧之中 — 不是生活在恐惧之中,而是我不得不每天面对这种担忧和恐惧。

上周三的例行检查之后,医生说测量的结果是秀秀已经超过了正常的误差范围。基本上只有正常的胎儿的三分之一的大小。我们需要做更频繁的检查,也要检查更多的东西。当时我就已经和医生确认了以后每周两次检查,每次都需要做胎监。我和老婆本来还在讨论到底是什么时候让惜惜开始全日制上学,现在不需要讨论了。我们当天就和惜惜的老师说好了。五月份,也就是这个星期就开始。我和老板也沟通了 — 老板人不错 — 我可以有更灵活的上班时间,每次去医院也不需要特意通知他们。我和Chris见面,告诉他情况,小狗周末要还给他了— 本来还想多留一周的。同时也说我们会把他的名字放到惜惜的学校,如果有急事的话,他可以代替我们接惜惜。我想我也会把Linda的名字放进入。周四的时候,老婆把惜惜的跳舞课也换到了周六。我们能够做的大概也就是这些了。

昨天和华医生见面,继续做了胎监。华医生介绍了一些医学上的方法和可能面对的情况。也提到了如果下周再次测量的时候发现小孩没有继续长大的话,张华也许需要马上住医院。以我的理解,最好的情况当然是有一个也许体型小,但是健康的小孩,最坏的情况是我们随时会失去她,而中间的状态,大概就是有一个有先天缺陷的小孩了。

从上周三到今天,正好一个星期。在最初的忙乱和不知所措之后,我终于开始平静下来,开始直视我的恐惧了。

昨天晚上做了一晚上的梦,具体的记不住了,但是我能够感觉到我的担心。犹如一个人走在荒山野岭,然后走到一个幽深黑暗的山洞面前。觉得我需要走进入,但是不敢进入,只是呆呆的看着 — 这个黑暗的洞穴,就是我的恐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