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的梦非常奇怪。

我梦见世界末日。很多人死掉,城市消失,我和老婆算是幸存者。不知道哪里听到的消息,我们随着其它的幸存者朝着海边走。一路上不断有人倒下。我和老婆走到一段极高极高的悬崖边。远处可以看见大海,黑暗中闪烁着一些金光,应该是反射着的太阳光。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回头走下悬崖。有人从悬崖上直接跳下去,有的摔死了,但是很有一些毫发无伤。我拉着老婆的手,说,我们一起跳吧,只要自己心里放松一些,不会有事的。

我们跳下悬崖,这是一种极度目眩和心脏升起来的感觉。幸好悬崖极高极高,我们在最初的紧张之后,居然还能够在半空中调整心态,逐步逐步放松。放松的过程实际上是一种放弃的过程。等到我们彻底放弃了,放弃了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我们突然获得一种无比的自由和轻松。下落的过程似乎极长,也似乎极短。紧张,放松,放弃,而后重新获得自由,似乎仅仅是一瞬间。这一瞬间之后的感觉不是死而复生,而是一种对死亡的超脱 — 这种超脱,是一种坦然,不畏惧,和平和的接受。

很多人也都到了海边,我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总数是五千人。这五千人是所有的人类的总和了。而所有的希望,则在于那道不确定的太阳光。海水是黑的,不知道是因为变黑了,还是因为这是晚上。天空看不清,无法知道是白天还是晚上。一切都有些混沌不清。有些人迫不及待的跳进大海,要游到那道金光那里,有更多的人死掉。我和老婆仍旧在一起,和很多人讨论着下一步。很多人说要等一等,我也觉得需要等待一些。命运既然已经不再我们手上,时间也就没有太多的价值。而任何的行动既然都是没有确认的结果,不妨随遇而安。

黑夜或者白天在不知不觉中过去。海边居然有个集镇。我们走到集镇,很多人漫无目的的闲逛着。居然还有餐馆开着。我们进去了,食物是免费的。我们和陌生人一桌。大家说的是英文。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虽然有些惋惜人类的消亡,但是经历了悬崖的一跳之后,我有些淡然。

我清楚的知道我很满足,因为在最后的时候我还有老婆相伴。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