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开车回家,想听听音乐。我很习惯的打开手机,接通汽车音响,然后开始沉浸在我已经听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歌曲之中。

路上一直堵着,我开得很慢。直到很久之后,我才突然意识到,我喜欢的这些歌,多数都是比较凄凉的调子。我不是不知道这点,不过这次,我开始想我为什么喜欢,或者说愿意主动的沉浸在这种悲凉之中。这究竟是我说的“人的性格的基调”,还是我最近几年的经历的结果,又或者是其它?

我最近几年的反思的很大一点在于警惕自己的欲望。我不希望自己成为欲望的奴隶。但是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正确的方向,或者说反省的方向,不是消灭欲望,而是超越欲望?

平行宇宙的说法是人生活在各种可能性里面。任何一种可能性都会让宇宙分裂成一个平行宇宙—一个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但是不同的人的行为的地方。也许,这种平行宇宙,就是一种欲望的分裂的结果?对于平行宇宙的超越,在这种假设下,就是对欲望的超越?或者倒过来,对欲望的超越,会导致自己超越了平行宇宙?

我没有答案。但是我想到一点:欲望,在本质上其实是相互冲突的。同一个人的欲望会相互冲突,不同人的欲望同样会相互冲突。欲望的冲突的后果,通常是人和人的斗争。而如果我能够超越我自己的欲望,我也就能够超越这种冲突了 — 不是消灭,而是超越。

我和同事都想做同一件事情,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冲突就会形成。但是换一个角度,虽然资源是有限的,冲突却可以换一个方式–或者形式。也许同事的欲望是权力,而我的欲望是学习。这种情况下,只要我能够表达清楚,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也许我也能够满足我的欲望?或者,再超脱一点,我仍旧可以学习,而不占有这种资源?

避免冲突不是我的目的。在江湖上混,冲突不可避免,我仅仅是像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而已。一辈子不和人发生冲突的人,其实也是无所作为的人。我希望的自己,则是一个有所为,也有所不为的人。和冲突与否无关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