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接惜惜回家。惜惜走之前一定要告诉我一个秘密。而后很小心,很小声的在我耳朵旁边说话,但是她的声音太小,我真的一点也听不见 —- 二十分钟之后,她还在尝试,而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我仅仅是隐隐约约听到Alice,blue box。我问她是不是想拿Alice的东西。她摇头又点头,而后也是生气。我扯着她离开,惜惜要哭了,说今天就要,但是也被我扯着离开了教师。

在停车场,Alice刚好还在。我要惜惜自己问,惜惜死活不肯。我只好代替惜惜问Alice。结果是我误会惜惜了。原来下午的时候Alice告诉惜惜说她要给惜惜一个”surprise“,是一个蓝色的盒子。结果Alice忘记了给惜惜。走的时候也没有想起来。惜惜不好意思直接问Alice,要我问问。结果我还给误会成惜惜要拿别人的东西。最后的结果还好,Alice和惜惜回到教室,给惜惜一个包好了的礼物。惜惜高兴的不得了。

回到家,我告诉老婆这件事。刚刚才讲到“我以为惜惜要拿Alice的东西”的时候,老婆就笑了,打断我说,惜惜不会的,一定是我搞错了 —- 我讲完了故事,但是却觉得我需要好好的反省我自己对惜惜的认识:惜惜,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拿别人东西的小孩子,我怎么能这么误会她呢?

又或者再想远一点,我和惜惜的矛盾的原因的根源其实在我,而不在惜惜。惜惜还没有学会表达自己。她害羞,不好意思主动提醒别人忘记承诺。这些都是非常不错的品质。至少,这是一种根植在意识深处的善。而我,居然用成年人的怀疑在扼杀这种善意,实在是应该好好向惜惜道歉,需要好好反省的。

信任是一种类似于信仰的东西,是不可以有预设条件的。我对惜惜的信任显然还没有到这个程度。惜惜的妈妈对惜惜有更多的信任。我想,我需要从现在开始,警惕自己。惜惜实在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小孩子,她没有任何的恶意,也没有任何的恶习,不会伤害别人。我需要从今天开始认认真真的信任惜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