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参加的TEDx的演讲里面好几个人都提到经常性锻炼的重要性。我终于决定试一试 — 否则,听了不做,和不听有什么区别呢?

我本来就在附近的GYM里面跑步,只是不经常。上周开始我决定每天这么做。我跑步的时间是15分钟,长度是正好一英里。加上步行和事后洗澡的时间,基本上是一共40分钟。我想,我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

连续五天的锻炼让我有了不一样的感受。这种感受很模糊,很难说出什么,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似乎模模糊糊的接触到了一些极限后面的东西:韵律

我原来的规律是每周至少锻炼两次。实践下来,我两次中间其实有很长的间隔期,跑完之后感觉虽然不错,但是应该没有到我的极限。而这次连续五天跑下来,我感到第三天是最难的,我在十五分钟的后面五分钟里面只感到绝望,我似乎看到了我原来一个老师提到的那堵“墙”。这种极限是如此的难以超越,我觉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而我的身体似乎被塞在一个密封的坛子里,埋在地下。

撑过了第三天之后,我虽然还要经历最后几分钟难熬的阶段,但是至少,我能够思考了— 我就是在这个时候触摸到了“韵律”的存在。

无法具体描述这种感觉。感觉上韵律其实是一种融合,一种让自己的身体适应不同的状态之后的平衡。这种平衡是全方位的,从呼吸,到身体的动态的平衡,到肌肉,特别是腿部肌肉的协调,到我还没有感觉到的其它地方。我有点相信运动就是让自己的身体从一种平衡,比如说走路的时候的平衡,调整到另外一种平衡。或者说从一种韵律的存在,调整到另外一种韵律的存在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