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进入security team,开始近距离接触原来颇为有些神秘的security engineers之后,我感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种压力首先是感到自己的基础知识的不足。这几天他们在热烈的讨论random数字发生器,我能够了解一些,但是完全不了解它的意义。或者说,我能够隐隐约约的知道它肯定和hacking有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对于我,则是模糊的。我无法在他们讨论的课题里面直观的看到不同的发生器产生的后果。这方面的差距,我暂时还看不到马上弥补的可能,大概只能在长期的学习中慢慢赶上来。

写作方面的差距也是我需要弥补的。我看到很有一些人的邮件,大凡是有些重要的,行文非常规范,通常有些引用和注释。这在其他部门的邮件里面是看不到的。我的意识已经到了,但是我的写作能力需要极大的提高。

今天早上爬起来写东西的另外一个目的是需要调整一些心态:上周的时候,老板要我接受Eric手上一个东西。两天下来,会也开了,邮件报告也写好了—光是邮件就花了我两个多小时。我报告上去的结论是:从技术上来说,没有办法解决,只有行政手段。老板不同意,要我和其他的security engineer讨论一下。一个小时后我接到邮件,说某种方法也许能行

—- 我的挫败感来自于好几个方面,最直接的当然是我的调查结果被认为是错的。其次是觉得我两天的学习成果居然被别人一个小时给搞定。最后觉得心中惶恐,觉得自己也太不够格和别人讨论这种东西了。

周末在这种不好的心态中反省了自己。现在心情平复很多了。我想,我需要的仍旧是我接受的那句话:stay hungry, stay foolish 。从根本上来说还是be honest。不懂某些东西真的没有什么关系,学就是了。挫败感可以有,不过不需要变成某种“羞愧感”。接受自己做不到某些事情无关道德。看到差距,努力一下就好。其次是想到我没有必要觉得别人是一个小时搞定我几天的努力。自我贬低是没有意义的。没有人是天才。别人一个小时得到的结论也是前面几十年的学习成果。最后,我反复思考了,他的方法也许是错的。我的结论仍旧是对的—不过这个结论仍旧没有讨论的意义,虽然会让我好受一些。

无论如何,心态还是调整过来了。有一点我是对的:不要去做容易的事情,人的能力,仅仅建立于不断挑战自己的基础上,事情难,才有意义。

做事的时候,我只需要考虑做事本身。仅此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