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参加了一个会,本来以为是个小范围的讨论,和我经常参加的一样,结果却是一个跨组的十几个人的大会。会议本定是一个小时,结果搞到了一个半小时。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拖拉,没有中心,没有议程,没有结论(最后还是得出了几个结论的,虽然在我看来不完备),浪费时间的一个乱七八糟的会。

我回头好好的想了想两个问题:什么叫做正确的做事情?如果是我,我会提前准备好资料和提出自己的问题,尽可能的找到答案,或者备选的答案,我也会准备好议程,罗列出可能的决议。也会主动把握会议的节奏,在跑题的时候拉回正常程序。我也不会邀请不太相关的人。。。然而我心里很清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在别人的心态上未必就是正确的方式。

从不同的价值观来看,正确的方式也许就是要开一个大会,参与的人相关与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人气,讨论的问题准备好与否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气氛,人多比较热闹。有没有结果更加在其次,因为可以再开会,再讨论。

对于我,把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对于不明了的细节主动承担风险和责任,是正确的做事方式。也是我不断反思,不断学习和改进做事的方式的出发点。然而从昨天开的会,和每周的例行会议来看,我以为的正确的做事的方式,未必就是正确。

我能够想象得到,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之后,自己的形象会显得高大,提高了自己的重要性,同时极大的分摊了风险,降低了自己的责任。虽然效率会低,但是感觉很好—重要的是,很多人需要这种感觉。也许所谓的经理们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忙?

生活不复杂,做人做事可以不复杂,然而有些人却热衷于复杂化。我必须要开始思考,我究竟要坚持正确的做事的原则,还是稍微顺从一下大流文化?

— 我想我不用思考了,这种妥协对于我没有任何的意义。我需要的是继续学习如何正确的做事情,而不是相反。如果实在难以为继,大不了一走了之。昨天晚上和老婆也说到这个可能性。我已经决定明年我不回去学校了。好好的利用这一年的时间,让自己彻底转型。

我还是想做一个简单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坚持用正确的方法做事的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