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觉上有些理顺了接下来要走的路,我想,接下来要做的无非就是走路本身了。说得好听一些,就是我知道我要去哪里了,没有刻意的要去追寻一个目标,但是也不是没有目标。不是随意走走,但是并非一定要达到我期望的目标。或者说,我从积极思考要去哪里,变成了“去”本身:不是考虑怎么去,怎么去仍然是测量和可行性的问题,我没有刻意的考虑它。

犹如爬山,我知道我想爬到山顶,我确定了目标,然后我专心走路。我不在意山顶上究竟有什么,我也无所谓这座山究竟是否是我想要爬的山,我仅仅是专注于走路本身。对于路径的选择,我也不在意,我仅仅在意这条路是否是往上走的。至于路径本身是捷径还是险途,是枯燥还是充满变化,是否充满了激情和收获,我也不在意。我甚至不在意这条路是否一定会通向山顶,它也许是绝经,但是我仍然前行。一切的选择都在有意和无意之间,重要的不是选择本身,而是走路本身。而走路,在这里,自然就是我的生活。

对于我,重要的是生活本身,而不是目标。人自然是需要有理想,有目标的。但是人生本身不是理想,也不是目标。所有的理想和目标仅仅是一种约束,一种自我的戒律,一种让我不再茫然,不再失落,不再困惑的指引。从我自身的点到我的目标画一条线就是我的人生。我的每一天,每一时每一秒,都是这条线上面的一个点。

有点类似于读书和学位的关系。我读书是因为读书本身,是因为读书带来的思考和思考本身,不是因为思考的结果让我得到某种利益,或者能够让我能够通过考试,更不是因为我能够拿到学位和与之同来的利益。

生活的目的是生活本身,生活的意义也是生活本身。仅此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