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旧在思考steven jobs 说的那段话

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 You have to trust in something: your gut, destiny, life, karma, whatever. Because believing that the dots will connect down the road will give you the confidence to follow your heart, even when it leads you off the well worn path.

人的命运究竟如何?宿命是否存在?又如何改变?

我的命运算是有了很大的改变。至少,我小时候不会想到我今天会在一个完全不同的国度,过一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甚至使用我曾经怎么也学不好的语言。

宿命是存在的,我仍然这么认为。如果我没有出来读书,没有读大学,没有六叔给我出国的机会,没有选择继续在美国读书,我只会不断的掉到宿命给我定义的生活里面。宿命的强大,不在于宿命本身,而是它代表了两个强大的力量:大的社会的环境,人的惰性。

人对环境的抵抗能力是随着教育程度的增加而增加—这里的教育程度,不仅仅是文凭学历,而是类似于佛学里的“修行”,不在于你懂得了多少—-懂得,仅仅是一个前提—-而在于你实践了多少。懂得越多,越能够约束自己,控制自己的惰性,也就越有能力反抗大的环境给人的压力,能够拒绝被同化,能够抵御短期利益的诱惑,能够持续不断的让自己找到可能改变的机会。

至少,上大学,到武汉读书,即便是一个三流的大学,也让我有了不一样的视野,不一样的人生观。大学生活,是我第一次的,也是至关重要的一次环境的改变。可以说,即便我不出国,我的未来,或者说宿命,也会和在乡村有本质的不同。

如果我大学毕业之后仅仅是呆在中国,那么我也许是从一个乡村的宿命掉到另外一个城里人的宿命。出国,则是让我从一个中国人的宿命掉到一个移民的宿命里面 —- 不是好和坏的区别,而是多了一层改变,也许多了一点反省的机会 —- 在这种移民的宿命里面,我其实是又回到了当年乡村的宿命,如果不改变,那么我顶多也是在不同的地方靠体力刨食的工人。幸好我有一点点不服气,一点点的自觉,我又选择了教育,而这次的教育,让我从体力工作者变成了脑力工作者。从一种宿命,跳到了另外一种宿命。如果我按照我今天的路线走下去,我最后达到的,也就是一个硅谷工程师能够达到的未来,也许有一份不错的薪水,但是同时也会不断的面临被时间和技术淘汰的威胁。

我在不断的抗争宿命,也不断的从一种宿命跳到另外一种宿命。从一种人生轨迹跳到另外一个人生轨迹。所有的轨迹都有自己的规律,都有自己强大的力量拉住任何一个跳进去的人,裹挟着他走向轨迹固定的终点。

我曾经做到的,是不断的抗争宿命,不断的,也成功的,从一个固定的轨迹跳到另外一个固定的轨迹。对于轨迹本身,它没有变化,对于在不断跳跃着的我,则是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现在需要做的,在本质上其实也是试图跳出一个工程师的宿命,希望达到一个不一样的高度。

我不知道下一步的轨迹在哪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跳跃。这种疑问其实在我过去几十年里面一直存在着。我上大学之前并不知道上大学会改变我的命运,我出国之前也不知道会有另外一条路,在美国读书之前我不断的问自己未来如何。。。我今天面临的问题和我曾经面临的问题没有本质的不同。没有人可以真的看清楚前面的路。我唯一能够做的,其实是站在过去的基础上,尽最大的努力往上跳。

这种改变是有方向的,也就是steven jobs 说的: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需要继续的思考,这种思考本身,也是一种变化,一种升华,一种对我既有宿命的超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