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听到“君子不器”这句话是于丹老师的百家讲坛。后来还专门把这本书买了回来。这本书其实算是我的国学的启蒙书。

昨天心情不好,特别是脾气有些糟糕。今天早上反思了很久,觉得主要还是我自己的原因。无论我在一个重要亦或者是貌似重要的位置,还是在一个冷板凳上面,我首先需要知道的是自己的能力和价值—–而不是别人眼中的我的能力和价值。其次,仍旧是我自己重复了千百遍的那句话:要掌握自己的节奏,有自己的判断。机会和参与度的确重要,但是如果仅仅是参与,而不是能够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那么这种参与,其实仅仅是一种旁观 —- 当然,很多人把这种旁观也当成一种荣耀,那且由他,至少,我自己是不可以有如此的心态的。对于我,要么参与其中,出力出汗,要么退出,不闻不问。

然后想到君子不器这句话。我想到的不是所谓的专才和通才之分。我想到的是一个人的心态问题。处大事,居高位,需要虚怀若谷的心态和通观全局的能力;处江湖之远的时候,也要有宠辱不惊的平和,和不松懈的努力。

很难做到,需要不断的反省。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