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喜欢一个人早上静静的喝咖啡的感觉,有点类似喝酒的心态。我不喝酒,既不喜欢,也不习惯,外加上身体受不了。但是咖啡不同,只要是早上,在咖啡店,我就能享受那种清净的环境,加上一点点苦涩的咖啡。

对我,人生即如咖啡。自从从蒙昧中突然清醒,我就合咖啡有缘。最早的时候是从我六叔那里拿一点雀巢咖啡,加上一点咖啡伴侣,似模似样,也不知所谓的喝一点。那是我在大学的时候。后来到了美国,有段时间需要早上两三点起床,咖啡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兴奋剂。而这种早上起床之后喝咖啡的习惯,也就在长期的这种生活状态下慢慢的养成了。咖啡的苦,其实是一直提醒我生活的艰难,也许我自己没有特意的意识到这一点。这样的生活,也许持续了五年。现在想来,其实还好。

之后的五年仍旧和咖啡有缘,因为仍旧需要起早床,只不过从上班变成上课。这段时间最大的困难就是咖啡太贵。所以我偶尔靠帮同学做作业赚点咖啡钱。有时候特意要卖一杯大的,而后慢慢喝,带回家,放到冰箱,第二天早上在微波炉里面热一下,这样我就连早上的咖啡都有了。我那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变成土豪,能够有钱到可以随时买两杯,喝一杯,倒一杯的境界。不过这样的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

到下个星期的明天,我到美国二十年了。这其中的日子,有咖啡相伴,相伴与咖啡,也许是这里的特点吧,至少与我是如此。

其实人在苦中的时候是感觉不到的,只知道日子艰难,钱算不过来,明天的路在哪里不知道,茫然是必然的。这种茫然很容易让人变得颓废,自暴自弃,疯狂而后是放弃。犹如行走于森林,到处都是路,但是到处也都不是路。我现在回头看,才知道,仅有“坚持”这两个字是不够的,还需要反思。路在嘴上,这是我爸爸教我的。所以人需要随时问路,不仅仅是问,还要问到点子上,要学会如何问问题,要学会如何分析得到的答案。问路和分析是需要一辈子不断进行的思考。当一个人开始问路的时候,其实他已经强过这个世界上一大半的人了,因为半数的人不会问,剩下的半数里面又有半数不知道该怎么问,而知道该怎么问的半数里面又有半数问了但是不会思考,会思考的有半数不会有行动。所以人生其实很简单,至少对于我是如此。因为和我竞争的人只有不到1/16的人,也就是0.0625%。

我从来不吝啬于告诉别人我的思考,因为我知道那种苦闷,因为我不希望别人重复我的错误。而同时我也知道,无论我说多少,怎么说,我其实并不会改变任何人,也从来都没有改变过任何人。我努力了这么多年,我连我的两个弟弟,一个堂弟,一个堂妹都没有改变过,何况是其他人?一个人的改变,不是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内心。一个渴望改变的人总能够被改变,而一个貌似希望改变的人,其实仅仅是希望能够借点钱,而后飞黄腾达,生活无忧,他们看中的,仅仅是捷径。

独酌的最高境界,也就是李白的,对影成三人。我不过是想把自己的思考剥离出来,放到我咖啡桌的对面,就着咖啡,好好的看看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