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句话是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里面的一句话。我对此其实印象不是很深刻,但是这几天在考虑“不卑不亢”的问题,所以特别有感触。

Hamlet:
O God, I could be bounded in a nutshell, and count myself a king of infinite space—were it not that I have bad dreams.

人如何才能做到不卑不亢?我想,只有当我拥有“众生平等”的境界的时候才能够做到。当我能够平静的面对任何人。能够在和任何人相处的时候头能够自动的剔除对方的年龄,性别,职位,权利,财富,地位。。。仅仅是关注于相处的时间和空间,仅仅关注在问题本身而不是对象本身的时候,我才能做到。

而这种心态,正是果壳中的无限空间之王所描述的:果壳是我自己的躯体,而我的内心则是处于自认为是无限空间之王的状态。所有人,在面对无限空间之王的时候只能是被超越和被忽略的— 这种内心的对一切的蔑视,不是自满,而是一种超越了时间和空间的自信。从这个角度来说,无限空间之王的心态虽然不是众生平等,但是已经是达到众生平等的最佳途径之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