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当然还是知道了。不是我主动说的,而是老婆在周末的时候突然提醒我不要忘记给医院打电话。

老婆哭了一个晚上

 

我想过re-create the memory。我可以从医院再拿一次记录,买一个同样的盒子。。。但是这样有意义吗?我需要的是记忆?还是一个实际存在的但是虚假的东西?而归根到底,记忆到底是一种真实的存在,还是一个自以为的虚幻?

 

我能够原谅这个social worker的行为,但是我不再相信所谓的social worker。我能够原谅她当时也许是为了安慰我们而说了会一直保留盒子的话,然而我仍旧感到被欺骗。

我又感觉有些愧疚,好像我抛弃了我的小孩。这种自责让我陷入更深的痛苦中不能自拔。我当然不需要安慰,但是我也无法排遣我的忧郁。犹如在浓雾中行走,无论你往哪个方向,都是白茫茫的一片,不是黑暗,而是迷茫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