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看见“心斋”这个单词,觉得庄子说得很有道理,想着这个学期结束之后可以好好的学习一下。对我来说,更重要的是能够让自己的心能够安静下来,专心于一些我长久以来想做的事情: emorize

然后突然看到八卦报道说武汉的酒吧,顺便看了几张图片,图片自然是充满了模糊的暧昧,是真正的灯红酒绿。而后突然感到自己离这种生活真的很远。以前在武汉读书的时候觉得这种生活是别人的生活,有少许的羡慕,几十年后,我感觉这种生活犹如另外一个世界的生活,没有羡慕,只有敬而远之。

心向往之的心斋和酒吧处于生活的两个极端。我甚至于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跨越了这道鸿沟。人的转变,更多的时候是不知不觉的。蓦然回首,灯火阑珊处的不再是充满了憧憬,期望能够进入“一夜鱼龙舞”的我,而是站在繁华之外,安静而平和,冷眼看着这个世界的我。

————–

微信上面喜欢说话的朋友很多,也有很多值得看的转摘,但是于我,却没有太多说话的热情。不是因为没有共鸣,而是因为有很多话,已经不必要说,不需要说。

我心里清楚,无论我说,或者不说,那种对人世的感觉都在那里,犹如一种永恒的存在。说出来,是寻求一种回应,寻求一种安慰,寻求一种认同,归根到底,是寻求一种精神上的支持。这种寻求的背后,也许是因为不够自信,也许是因为感到不够安全,所以需要更多的人站在自己那一侧 — 我不需要如此,不是因为我已经足够强大,而是因为我足够清醒。因为我知道这种寻求,不过是空谷回音,最终,无论是冷是暖,我需要自己一个人面对。我不回应,我仅仅是看看,读读,而后继续我的旅程

—————

酒吧已经在我身后,我前面是心斋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