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周一是我参加的会议最多的一天,几乎整个早上都在开会而没有做什么实质的工作。

我需要发言的东西很少,所以我主要是在听,在观察和学习。我想从里面听到的,不是项目的进展,而是公司的管理风格以及这些管理风格对人的要求,乃至于最后形成的公司文化。毕竟时日太短,所以暂时还没有什么值得记录下来的结论

 

虽然没有什么结论,但是不妨碍我讨论一下。硅谷的公司其实很多也是建立在我的这种观察和思考里面的。因为没有人天生就是管理的天才,也没有人一开始就是老板。于是乎一个人从公司任职,到后来独立创业,如此形成的管理思路其实更多的是建立在个人的任职经历上。这种管理思路,要么是建立在继承上,如同现在的yahoo的CEO对google的模仿,要么建立在批判上,如同google的工程师文化对传统硅谷企业的颠覆。

我想得更远。回头看中国古代王朝的更替,无一不是如此:宋的文人治国建立在对唐的藩镇割据上,清的太监不可出京建立在对明的宦官之乱上。没有人是傻子,前车之鉴在此,不会有人依葫芦画瓢到重滔覆辙的地步。然而问题就在于此,中国王朝的更替最终也没有能建立一个现代的国家,没有建立起一整套合理的,可以持续发展的道路。所以王朝有兴,终有衰。再回到问题的起点,我想知道的是:硅谷公司之间的这种学习和模仿,有没有超越中国王朝之间的更替?如果说中国王朝几千年的更替在一个怪圈里面,硅谷公司会不会也是如此?我们看到了IBM的起兴和现如今的平庸,HP的崛起和今天的凋落,微软的称霸和如今的落后,虽然现在热门的是google,facebook,谁能够预测下一个崛起的巨人?或者说,到底什么样的制度才能从根本上保证一个公司永远都有创新的力量?购买公司是很多大公司持续保持竞争力的方式,而这种购买行为从单纯的购买产品,购买市场,过渡到购买人才—-人才是和环境息息相关的,失去了原本的土壤,人才其实不会继续增长。或者说,同样的人才,在不同的环境里面选择的是不同的增长方式。独立创业的时候需要独树一格,而被收购之后则需要适应,而适应,则是慢性自杀的开始。

 

我说过我会开公司,其实我也并没有想好我会开什么样的公司。更重要的是,我需要从什么角度,站在什么样的高度去反思一个企业的生存。我其实很早就在思考这个问题了,不过我一直都没有找到答案。今天能够突然写下来,很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