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想不到怎么翻译“meaningful work”。

这个想法起源于上周和老板的谈话。谈话中她提到说对我的工作的度量之一就是写了多少个测试case和找到多少个bug,然后有多少个被修复了。我不以为然。但是退而思之,却又深以为然。原因很简单,既然这个是别人用来衡量我的工具,那么多写写testcase就是我的工作,找到bug就是我的工作。我觉得事情应该系统化,应该由点及面,应该一步一步先从基础开始,这些都不是可以看得见,可以数字化度量的东西。而最终要的是,在掌握了权利的人眼中,对错不重要,他们的观点才是重要的。我存在的意义就是做他们认为的有意义的事情。除此之外,我其实没有价值。

这种观点没有错,事情本来就应该如此。错误的地方在于老板认为的“meaningful work”和真正意义上的“meaningful work”之间的差距。换句话说,如果消费者最后认可了,掏钱买东西了,那么公司定位的meaningful work最终就是有价值的,是对的。否则,那就是糊弄。至于我老板要求的是对还是错,问题并不大。只要他能够对自己的判断负责就行了。

一个公司的执行力是什么?或者可以从这点上来分析。执行力,无非是看到了需求–即便众说apple不做市场调查,但是不等于他们不懂得用户需求–,然后将需求转化为设计(meaningful design)。设计之后,各个部门,开始各自负责部分工作(meaningful decomposition)。。。而后层层下达直到底层的engineer,而后层层上传,知道转化为实用的产品(meaningful product)。这中间,“meaningful”始终都处于核心的部位。任何一种偏差,到最后得到的,将会是一个被扭曲的设计。所谓的执行力,大体可以归结为最小的偏差吧。从这个角度上说,顶层和底层之间的距离如果太远,事情是很容易出偏差的。犹如传话,从第一个到第五个也许还行,到第五十个,估计和谣言差不多了。

最后,作为最底层的工作人员,我的任务不是去纠正上级—除非存在这种良好的沟通机制–而是去执行,无论有无偏差,无论是否正确,我的唯一的任务就是满足上面的要求。这是生存的需要。

 

再罗嗦一句,在这种管理流程设计上,最好能够设计一种容易的信息反馈机制,否则,上面的人是不容易知道有这种偏差的存在的。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