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不清楚到底今天是春节还是除夕,离开春节的本土,感觉上这个重要的日子也变得模糊起来。

前天晚上老爸打视频过来,惜惜第一次喊了爷爷,我看老爸还是有些高兴的。我大概是没有过年的觉悟,所以没有说太多话,又或者,是找不到太多的话说。惜惜因为拿到一个新的玩具,很开心的要玩给爷爷看,很是配合了一番。有些奇怪的,我觉得张龙好像也没有太多话说。不知道是不是前一段时间我劝他要抓紧时间独立的话让他有些压力。老爸很狡猾的在惜惜喊了爷爷之后把张龙的妈妈拉过来,要惜惜喊奶奶,我没有搭理这茬,惜惜在没有得到我的鼓励和肯守之前是不太配合的,所以一分钟后张龙的妈妈就自动消失了。

没有话说其实也是正常。除了问候一下身体,我说不了什么。钱的事情我已经不想提,也不愿意沾边。老爸说了一句过年也没有拿到工资,我当时没有想什么,不过现在想来,心里也不是滋味。我想,我在他们眼中,除了是提款机和一个可以炫耀的资本之外,只怕也不具有太多的意义了。

想到过年,我觉得至少要让惜惜知道一下中国年。前天我特意问惜惜,马上就是中国年了,你想要什么礼物?惜惜不明白,问我是不是和圣诞节一样,我也只能回答说是。惜惜重新提出要一只小狗,在被第N次否决之后决定要一条粉红色的小被子。我们特意周二的晚上跑出去买,结果人家店门关掉了。我和老婆决定这个周末去另外一家店再跑一次。

老婆昨天晚上定了机票,在这个学期的sprint break的时候回去一个星期。我想也好,毕竟她也很久没有回去了,而且这次回去,主要还是要把钱取回来。我想跑一趟也没有什么关系。

千千说要我们晚上去她家吃饭,老婆说好,我觉得也不错,起码有个过年的意思。

于我,我不过是想休息,新的工作让人有些累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