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晚上梦见奶奶,看不清楚容貌,只是知道奶奶在椅子上坐着,告诉大家说事情由我来做主就好了。听这些话的人多数是我的同辈,大概姑妈他们也在。而窗子外面,则是厚重的白云(不是乌云)笼罩,加上让人心神震荡的霹雳,狂风和无尽的闪电,外加涛天的洪水,虽然不是世界末日,但是目力所及,绝对是一场大灾难。我其实并不在意别人的感受,或者说目光,我觉得由我做主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唯一还没有失去理智和思考能力的,也还能够号召大家的,也只有我了。有些临危受命的感觉,但是我更多的是感觉到早知如此,为什么不早做准备?

梦醒了,我才突然意识到我一直都没有看清楚奶奶的脸。是我已经开始忘记了奶奶了吗?我开始拼命的回忆。这种强迫的回忆让我猛然惊醒到,原来,我真的开始忘记奶奶的样子了,连带的,我意识到原来爷爷的样子也几乎都忘记了,来来去去的,只有几个模糊的片段在脑子里面。而后突然想起,我梦见奶奶的那天,似乎也刚好是她的忌日。而如果再推断一下,我的小孩,也是去年这个时候失去的—如果算阴历的话。我又开始拼命的回想我小孩的样子,我害怕忘记,无论出于什么样的迷信,我都担心忘记他的样子会让他遭受更大的苦难。

年关于我,不在于难过,而在于我不愿意跨过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