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这个寒假拿了一节音乐课,作为课程的需要,我们昨天一起听了一场音乐会。

现场的音乐会,即便是昨天听的那场由音乐爱好者表演的,也是一种极大的震撼。老婆在事前还紧急的给我普及了一些基础知识。我能够简单的记得的是原来交响乐和写文章也很类似,有故事情节,有呈前启后,有转折高潮,只不过要真的听出来这些,则需要了解每种乐器的特征,乐律,外加上乐章的背景了—-我反正是听不出来的。音乐会场不大,时间颇长,我也很难得的放松了一阵子。

任何一段曲子,无论是莫扎特的,还是贝多芬的,我的耳中都是混然一体。我大概能够感到音乐之妙,但是无法理解更加深层次的东西。我倒是突然想到一个成语:庖丁解牛。初时只见全牛,三年后只看到各个部位,最后达到以无厚如有间。

我想,我对QA工作的理解也是如此。不过是庖丁三年而能够“未尝见全牛”,而我在工作了接近十年后才理解到这一点。而现在我进入了一个全新的QA领域,我眼中看到的又变成了一个整体,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唯一和十年前刚刚开始做QA不同的是,我开始具备了一种思考的能力,这种能力能够让我在一个即便是全然陌生的环境里,也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能够从全局的角度去感受对象,而后能够从已知的条件中理顺思路,最后找到并且建立我自己的分析问题的体系,而后解决这一类的未知的问题。

我想我初步具备了思考的能力!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