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都没有这种惶恐的感觉了,真的很糟糕。昨天晚上躺在床上想,如果不写点东西,估计心里平静不下来。所以早上也没有太耽搁,早早出了门,路上特意停车买了杯咖啡,然后一路开到了公司。

早上的101公路也不是很安静,但是今天早上的月亮很好,大,圆,带些不皎洁的昏暗,当时轻轻爽爽的挂在天空。大概是因为清晨的缘故,没有星星,只有黑幕般的天空作为背景。这是我最喜欢的场景。看着月亮,心情也放松了一些。

心里的惶恐是源于昨天的工作。并非失误,但是有些急躁和不踏实,或许还有些轻狂?邮件发出去不久就收到老板的老板的回复,很有些负面的意思。似乎是否定我的方法,特别是暗示我没有这个权利代表整个部门。前面也还罢了,后面有些让人受不了。我自然选择面对而不是逃避,我回复了邮件,也解释了一下,顺便道歉。半个小时后,我觉得应该更加清晰的面对,而后下楼,敲门,面对面的交谈—我也就是在这种面对面的交谈的时候感到的惶恐。老板的老板没有说什么重话,还特别强调说他没有任何否定我的意思,仅仅是希望作为部门的正式文档,需要集中而不是凌乱,所以他希望我能够整合到原来的资料里面去而不是独立开一个章节。莫了,他说他并没有看我的内容,仅仅是浏览了一下邮件而已。我们的谈话后来被打断,因为他需要参加会议。之后我又收到他的邮件,重申了一下他说过的内容,并且说我有充分的自由按照我的思路做事情。事情至此,算是告一段落。

我的惶恐,即便是在收到最后的邮件之后,也没有马上平复。这种不安和惶恐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在我身上了。我需要知道为什么。我一直以为我已经有了足够的人生经历,有了坚实的工作经验,我以为我有了足够的思考,我以为我可以面对任何事情而波澜不惊,为什么我还会有这样的心理反应?

开车上班的路上,我在痛恨自己的反应,而后我看着明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到马云同志。我想,如果有一天,我需要面对的是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我会如何面对?如果我连这样的人物都无法直视,我如何面对更加卓越的人物?而最终,我如何面对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的权势和权威—-知识的权威。

我以为我在面对自己的无知的时候已经够谦虚够平静,但是我昨天直到今天早上的惶恐让我认识到我仍旧没有做到。而如果我直到今天仍旧没有做到,那么我究竟该如何才能达到这个境界?

权威之上仍有权威,权势之上仍有权势,我究竟是应该仰望,还是平视?抑或如同明月,仅仅是安静的存在?

无论有没有找到答案,写下来自己的思考,总是会让自己平静一些,这样也很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