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照例会在岁末与新年的时候写些东西,我想,几十年之后,如果只看这些章节,也许就会对自己有个大致的了解。也算是一个有意思的事情。

2013年我经历了很多,而最大的变化,则是失去了小孩。这种失去,让我一瞬间跨越了整个人生,站在生的反面去看待这个世界,看待自己和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厌世,但是的确对于生存没有更多的激动。我想,如果有一天我面临死亡,我也许仍然不会超脱,但是我会更加平静。我一直都希望达到一个可以随时放下的境界,我的这种失去,让我更加接近这种境界了。这种面对最大的失去的坦然,不是让我变得更加积极或者消极,而是让我变得更加纯净。让我更加专注于事情本身。上班就是上班,就是把工作做好;回家就是回家,和老婆小孩一起生活;旅游就是旅游,不是为了放松,也不是为了消磨时光,仅仅是换个地方看看这个世界;和朋友相聚,也仅仅是相聚,不是应酬,仅仅是想见面;读书也仅仅是为了读书,不为文凭和将来的工作。我更能够把事情当成目的本身,干干净净的生活。

2013年我也经历了一个调整。虽然思考我在RedHat的位置不是开始于2013年,但是真正采取行动是这一年。我准备了六个月,好好的回头看些基础编程的书,认认真真的准备了面试。我试过了google,至少完成了一个心愿,也努力了apple,算是完成了另外一个心愿。最后落户在lab126,做我选择的android设备,而且是做privacy和security方面的测试。我想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 无论中间经历了怎么样的曲折。而比结果更加重要的,则是我在不断的面试中,好好的从各个角度反省了自己,总结了这十年的经验,而后得到了升华。这种升华,让我能够从一个更高的角度认知自己和QA在项目中的角色,看到自己(并推及于QA)的局限。这种认识,让我最终具备了突破限制,走到一个更高层面的能力 — 或者说,我开始能够从项目设计,乃至于公司发展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这种眼界的拓展,我想才是更关键的。

经历的,无论是好还是坏,都是一种对我的人格的丰富。我想我已经足够珍惜,我需要做的,则是能够随时放下,更加坦然。我需要努力,但是不是为了努力得到一个结果,而是将这种努力变成一个态度,一个习惯,或者说,是我自己的一部分。

又回头看到我一直喜欢的这句话: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如此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