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直到最后一天才知道,原来我的医疗保险也随着我在RH的日子的结束而同时结束。接下来的一周,我和家人是没有保险的。如果我早点知道,我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答应Jenny把我最后一天随随便便就提前的。

我不觉得JENNY有意这么做,但是她不为别人着想,不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的习惯的确让我感到心寒。我很少对一个人感到厌恶,但是一个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让我和家人置于某种潜在风险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我有任何的感激之情的。Jenny最后一两周的行为,让我感到的是虚伪和冷漠。我不希望这辈子和她再有任何的交集。

我在RH七年,或者准确的说六年八个月,Jenny在我后面八个月过来,大家开始是同事,而后她是我的lead,manager,无论如何也一起相处了六年。这六年中我从来没有因为私人的原因和她发生冲突,但是最后我离开的时候看到的却是我今天的结果。

恨当然谈不上,失望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