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凑巧,我定得在RH的最后一个星期是下个星期,最后一天是星期五,十二月十三日,Friday the 13th.

张华和我的期末考试都在下个星期。我的考试更是刚好就在下周五。我申请了下个星期的PTO,所以这个星期算是我的最后一个星期。

我很想好好的珍惜一些这最后一个星期。很想好好的准备一下,和同事们讲讲我这些年做软件测试的经验和体会。可惜,我的lead和manager不这么看。我预想中的两三天的面对面的交流变成了电话会议。lead倒是预备了一整天,可惜我已经没有了热情,我想,一个小时也许就够了。不过我想我还是会好好写一下文档,算是最后的交代。

 

今天早上进入公司,本来想好好写文档,结果lead找我,希望我能够把一个我曾经file的bug给确认了。我已经告诉她说没有问题,但是由于有一个新的bug(也是我file的),这个bug最好等到另外一个确认之后再关掉,因为这两个bug的相关性很高。一如既往的,我的建议被打回,我也如其所愿的关掉了这个bug。至于这两个bug之间的相关性,是否另外一个在修复之后会影响到这个,既然现在就不在lead的关心的列表上,以后也不会在了。我其实改变不了什么,以前management就仅仅是关心有多少个bug报告了,有多少个关掉了,现在他们仍然是仅仅关心这种报表的东西。因为这是他们唯一可以拿出去的业绩。

 

我没有想过要改变什么。或者说,我会在我的职权范围之类把事情做到最好,而且注重长期的利益和效率,我也会对我能够影响的区域提出意见,但是我最后只会服从上级。这既是一种生存的哲学,也是一种社会制度的准则。我改变我能够改变的,接受我不能够改变的。我不必让自己伟大,也不容许自己的放弃。我有我的追求,无论是对工作,还是家庭,或者自身,我也有我自己的界限,不跨越雷池一步。

我相信我在这里的最后一个星期也不会有什么不同,心中也不会有什么波澜,一切,如同往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