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收到amazon的邮件,告诉我背景调查已经完成,最后的可能的障碍也已经扫除,我想我已经没有任何需要担心的了。除了要完成自己的作业和准备考试之外,我心里上已经开始放下RH的事情了。虽然说还要做一次knowledge transfer,我已经没有什么紧迫的感觉了,基本上考虑如何收尾我学校的东西基本上是我唯一考虑的问题。

回头看在RH的六年半,我想我没有什么遗憾。没有遗憾在于两点,首先是我自己没有浪费时间。该考的证书已经考了,RHCE之后本来可以试一试RHCA,不过后来一系列的变化让我最终改变了主意,主要是觉得没有太多的价值。我说要读完本科然后读硕士,虽然没有百分百完成,但是本科文凭已经拿到,而且读硕士至少已经开始,不算是失败。对于公事,我想我也已经尽力。我很努力的期望能够做出一些改变,而且我也利用我自己的业余时间做出了一些东西。至于这些做出来的东西没有被采纳,被用上,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问题。事实上,这种管理层上的限制,也是最终促使我最初离开的原因。

我一向都觉得人应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如果我能够有发挥的余地,我想我不会轻易的离开 — 而即便我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我仍然尽力试图留下了。现在我的兴趣反正也换到了移动设备,我希望我的下一站是一个能够让我再往前走一步的基石。我虽然说过我学会了东西就会尝试开自己的公司,但是我并没有存着偷师学艺,而后饿死师傅的心思。我但凡有任何创意,我总是试图在公司的框架里面实现它。除非(1)我的建议完全不被采纳,(2)我对自己的想法确信不疑(3)我已经足够强大到可以离开

忠于人,忠于事,是我一贯的信念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