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开车在路上,突然想到如果将来发达了,我想回通城开一家用竹子作为原料的产品公司,生产一些家庭用具和小孩子的玩具。产品上学习Apple,以设计为导向。在管理上,则用“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作为最高的指导原则。

这样的意淫还有不少,写下这个,仅仅是因为想到了这句话。而由这句话再延伸开来,则联系到我这几天做的事情。

我周五的时候和Jenny说了要离开RH的事情。然后说了我会做好knowledge transfer工作。同时建议她可以让xiyang,组里面另外一个中国人(至少我以为是中国人),飞到这里,我希望面对面的交谈能够让资料更加清晰完整。而在我私心里面,我希望能够帮到另外一个中国人,也自认为我的经验有极大的价值。出乎我意料的,同时也是不出我意料的,则是lead一如既往的热烈拥护,然后说需要和manager(Jenny)沟通,而manager,则是一如既往的首先表示同意,继而感谢我的建议,最后否定掉,否定的原因也是经年不变:no budget。

我一直说过,人需要恒守如一。虽然lead或者manage并不热衷于我提出的“knowledge transfer”,我还是需要认真的完成它。我既然认定我应该如此,我就需要按照我自己的要求做下去。正如我很早以前说的:我不为别人而做,而不为别人而不做。自己的价值观是我自己的行为准则,不因为别人的意志而更改。

我设想中,面对面的交谈的时候我可以提到很多正式场合里面无法提及的东西,比如说最近体会到的“safed-plugin”的系统思维方法和如何“grow”测试程序。这些暂时无法涉及了,因为这些是尚未成熟的理论,宣扬它们更多的是不负责任的态度。而同样无法涉及到的,则是分析目前整个组里面的automation的状态,包括哪些不错,哪些比较糟糕。目的当然不是为了彰显我自己的水平,而是为了让队友有个更清晰的认识,这样,他在接手我的东西的时候能够从一个更高的层次理解我的思路,更容易理解我的做法—不需要让别人认可我的正确性,我只需要别人掌握我的做事的习惯。

我有我的坚持,然而这些也仅仅是我的坚持而已。“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如果多走一步,就会变成“己之所欲,强施于人”。这不是我的本意。我会按照我的想法做事,却无法强迫外面的世界按照我的意志行动,一切都仅仅是随缘而已。我所有的行动,归根到底,也不过是“惜缘”而已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