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想想我这一路上的摇摆不定,我突然感觉有些理解当年汪精卫为什么提出曲线救国的主张:因为世事艰难,因为对手太强大,因为前途太渺茫。任何人都很难面对这极端的困难,独立抗争这么一个几乎不可战胜的对手,所以选择暂时屈服一下,试图以临时性的妥协换取生存的空间,期望自己在这种苟且的环境中恢复和成长,这其实是一条多数人都会想到的路,也是符合中国人的一贯的生存哲学。

曲线救国的想法没有错,甚或一时的屈服也无不可,然而所有的这些,都需要有一个底线 —- 这是我后来想到的 —- 汪精卫的错误,不在于认可当时日本人的强大和中国的弱小,而在于没有坚持他自己的底线:保持领土的完整,和主权的独立。汪精卫在后期其实已经看到了他的主张的不现实,然而他仍旧继续妥协。底线一旦跨过,暂时的妥协,就变质为叛国。

我算是很早就定下来要换到移动设备这个方向上面,所以我一直仅仅是在google,apple和后来的lab126里面找机会。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的,也是切身的感受到了这些公司的文化—老实说,我对lab126的文化一无所知—-也逐渐的理解到我更加合适什么类型的工作。(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调整工作是对的)更明确的说,我慢慢的理解到,我的工作历史决定了我更喜欢一个开放一点的环境,我在找工作的后期其实已经看到这一点,所以我开始有了偏移apple而亲近lab126的想法。我需要反省的,或者说让我联想到曲线救国的,是我后来在已经得到apple比较肯定的答复,同时还没有听到lab126的消息的时候的那段摇摆:我几乎要认可曲线救国道路,决定先委屈一下,进入mobile device这个行业,然后再谋求变化了。

这个想法,现在回头想想,没有大错,但是我很可能因此而走一段弯路。而我那种准备妥协的心态,在生存的压力下,显得非常之情有可原。我侥幸的逃过了这种选择,但是我需要好好的反省。我需要反省的不是那种摇摆不定,在未来模糊不清的时候,做出错误的选择,或者不合适的选择无可厚非,我需要反省的是如何确定我的底线,如何在看清楚了道路的时候能够断然回头。

每个人都有可能变成汪精卫,但是只有没有底线的人才会真正的成为汪精卫。走弯路不是错,坚持走弯路,然后走入歧途才是真正的错。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