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的视力下降得非常快,快到每一天我几乎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上个星期下班的时候我还能够看清楚高速公路上的指示牌,到今天就已经非常模糊了。快到我的大脑也开始不适应这种变化,所以好几天的时间神情恍惚,每次开车都有一种不由自主的犹豫 — 我开始以为是心情不好,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视力下降,对路况判断不明,所以开车犹豫不决,最后误以为是自己的情绪问题。

不止一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我必须要失去身体的某一部分,我愿意失去哪部分?想来想去,丢掉一条大腿大概是最好的结果,失去眼睛则是让我最痛苦的 —- 因为不能再看见惜惜了。

惜惜这段时间晚上喜欢和我睡。常常是半夜跑过来,依偎着我。我睡不好,但是很喜欢她躺在我身边的感觉。

我想,我所有的纠葛都是值得的,为了惜惜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