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回家的时候有些想出去走走,想到中午看到的新闻,决定把原来那个旧的ipad2换成新的ipad air。

东西还了,旧的换了200美元,新的ipad air,加上套子,一共花费了740美元。算下来是用了30个月的ipad花费了540美元。基本上是18美元一个月的代价。网上找到的lease的价格是25美元。看来还是买一个比较划算。

旧的ipa其实还能用,除了边角有些损伤,其余的还是很不错的。想换的理由是两个,一个是屏幕的反光,另外是速度。新的ipad air的反光据说少一些,这样对惜惜的眼睛有好处,另外就是速度快了,特别是升级到64bit的A7chips之后,我相信能够用的时间会长一些。上一个用了两年半,这次我希望能够用到三年到四年。也就是惜惜上小学的时候。

虽然我能够承受得起这种消费,我仍然感到这是一种极大的浪费。这种浪费主要是体现在资源上。这种产品一旦生产出来,基本上无法彻底回收。而更重要的是,在它还能够执行绝大部分工作的时候,由于软件的升级而造成使用的不流畅—在ipa2上面其实并不明显,但是在iphone4上很明显—-实际上是一种产业的绑架。从纯粹的软件上来讲,新的产品不应该朝着使用更多的资源,而应该朝着更合理利用资源的方向发展。这点上,我觉得我和apple的理念开始有了区别。我一直都喜欢apple的产品理念:生产最好的东西,我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即便是因为生产了最好的东西,而卖了最贵的价格,也不过是一种市场交易而已:消费者为自己的欲望买单,仅此而已。但是如果这个方向再往前走一步,即便是小小的一步,从生产最好的产品变成了生产更容易过时的产品,让消费者为基本的需求买单,就不是我能够接受的了—这句话在我更换ipa上还不是很明显,因为我决定更换的理由还是很有一部分是出于欲望,不全然是需求。这种让消费者为需求买单在市场上看得很明显:基本上不太能够找到功能手机,即便是还有很多人只需要一部功能机;旧的,但是仍然能够满足大部分的人的低端智能手机被人为的迅速的淘汰到垃圾箱。。。我不喜欢这种行为。这种行为,实际上是一种行业的整体性的对市场的绑架。很难打破这种行为,但是不等于它就是合理的。

我需要明白的是我自己的行为是在为自己的欲望买单—不是好和坏,在自己能够承受的范围之类,这种做法无可厚非。我需要心里明白。而且,我不是为自己买的。这个更多的是为惜惜和老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