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十点整还有四十分钟,事实上,因为我要提前二十分钟离开咖啡店回家,我还有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能够做什么?好像什么都做不了。我的大脑在这个时候开始有些堵塞,既不能再复习一遍我已经知道的,也不能再看些新的资料好准备得更加充分。

时间一如既往的不紧不慢的走,而人心却经常起伏不定。有些日子很寻常,有些时刻却很重要。时间也许是公正的,但是具体到每个人的经历,却又是不一样的。

想起以前看到的一些文章讨论什么是时间。时间究竟是一个物理上实际存在的东西,还是一种仅仅存在于大脑的假设还没有定论。因为如果是物理的存在,那么理论上我们应该可以操纵,观察,乃至于改变。但是现实是我们到目前为止,还只能被动的接受。

从时间想到的是历史,个人的历史。我的过去究竟是一个实际的存在,还是仅仅是大脑里面的电影?《Dark City》就深刻的提到了这个问题。如果改变一个人的记忆,是否我们就改变了一个人?包括他的未来?这到底是一个物理问题,还是一个哲学问题?

把自己从自己的历史和未来里面剥离出来很有意思,也很残酷。这种剥离,会让我变得一无所有,一无是处。又或者,这种空荡荡的感觉才是生命的本源?而我们之所以不觉察,是因为我们的身体的存在?或者设,我们的物理的身体的存在是我们的灵魂存在的前提?

这种玄理的讨论显然是老子说得更加透彻: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我仅仅是从这短短的几秒钟的时间里面突然窥视到了一些而已。

也许,活着就应该好好的活着,平和的看待自己的经历,有雄心有壮志,但是也有随时放弃它的觉悟?

时间差不多了,我该在大脑里面重新放入诸如java,android,class,test之类的东西了。amazon的面试还有25分钟就开始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