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转转,又回到我最开始问自己的问题:我想要什么?

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我的答案,但是昨天晚上我又在问自己?我却又有些犹豫。长远来看,我想开发我自己设计的产品,至少,我是这么以为的。我犹豫于我的答案的原因还是我原来提到的:深山里的老和尚并不是真的和尚,因为没有经历过诱惑的禅心不是真的超脱。

我想要梨子,眼前有梨和一个附加了一万美元的苹果,我的选择是什么?再甚者,眼前有一个现成的苹果,没有附加的美元,而梨还在虚无缥缈之中,我的选择又是什么?我究竟有多坚定的想要一个梨?梨真的好过苹果?在没有真的品尝之前,我能够有多坚定的相信这就是我想要的?而即便我选择了我认为的对的东西,在多大程度上它会带来我认为的享受和价值?(当然,在任何一种情况下我都不会后悔我的选择,我只会在既有的选择上努力创造最好的结果 —- 这是我的性格,也是我几十年来的行为准则)

 

如果影响我的因素仅仅是钱,我其实并不会那么矛盾,我需要做的仅仅是再回头看看《money ball》。但是现实生活里不会如此。很多时候,钱站在表面,但是不直接起作用,它仅仅是在最后的关头让人的选择不知不觉的倾向于它,让人自己去找理由说服自己,然后做出一个似乎和钱没有关系,但是实际上却是有直接关系的决定。钱的狡猾,或者说,人心的脆弱,就在这里。

我的问题,在于我站的高度不够,所以我无法看到更深更远的东西。但是移动设备毕竟是一个全新的领域,要能够看得更加清晰,我必须深入其中,站在岸边的人是永远不会理解水性的。我理解这点,但是却无法解开这个死结。

洞察力,其实也仅仅是问题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是:我有多么坚信我的判断?这种坚定,是否能够贯穿我余下的事业生涯?

昏暗中有两条路,每一条路都延伸如漆黑的未来?我在赌博。

这是生活的终极矛盾,也是一切快乐和痛苦的源泉!

Advertisements